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来自一个狂喜乱舞的玩家
#纯发泄心中的喜悦
#我真的是太高兴了
#以下含有4.0暗骑职业任务剧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弗雷他


他再次登场了啊!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旋转跳跃闭着眼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又有了开坑的动力啊!!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序章

#纯属作者闲得没事干的产物

#面团录音log改写成文

#有关于《鸽人》这个模组的全部剧透

#可能有过度润色

#KP秋雪  PL阿乃(米尔克) 木头(派恩) 伊洛尔(夏因)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派恩一直很准时。

  上课也好、与人有约也好,踏着秒针最后一格准点到达,这可以说是派恩的美学了。

  但是这样守时的派恩老师却有一个酷爱放人鸽子的友人。

  友人的名字叫做达乌——他的父母给他起名的时候一定没有料到,他们的孩子会如此与这个名字相符。和达乌约好...

旋转轮舞曲与停滞不前的舞步②

#看不看都无所谓的前篇→

#武僧和螺旋战士T的故事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自那次惨剧一般的低级庄园之后,我对随机排本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以至于一段时间内极度排斥日常低级随机,而升级之路也随之停滞了。

  万幸的是,好友里恰巧有与我等级相近的骑士。在听说了我的悲惨遭遇之后,骑士表示非常同(bao)情(xiao),并决定和我组排升级。

  对此我当然是欣然接受。有了骑士组队,不仅排本速度快了不少,这位稳如泰山的骑士爸爸更是能让我放心打身位。

  在疾风迅雷与不断跳出的暴击伤害之中,那场庄...

ライア ①

#黑金&金,非CP向(确信)
#微量的瑞金(大概)
#脑补设定
#稳定ooc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凌晨惊醒睁眼看见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是什么感觉?

  ——会以为自己在做噩梦吧。


  如果不是胸口的压迫感过于真实,金多半也会觉得自己还没睡醒,但这个重量已经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了,就算是金这种地震也震不醒的深度睡眠体质,此时也不得不被长时间的呼吸妨碍给闷醒。

  揉着睡意朦胧的双眼,金坐起身,一直压着胸腔的那个东西顺着他的动作滑到腰际,细细碎碎的亮金色在视野中划出一道鲜艳的轨迹。好不容易喘顺了气,金...

-God so loved the world-

  贫穷、奴役、苦难、毁灭。

  平凡的、弱小的、黯淡无光的。

  神爱世人?


  “既然神无所不能的话,为什么不能让所有人都获得幸福呢?”

  他问。

  “直到感受到绝望的那一刻,我们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普通人。”

  他说。

  “如果神明让你遭受苦难,那并不是对你的惩处,而是对你的试炼。”

  他微笑。


  新生、自由、富饶、幸福。...


亲爱的光之战士


  在成为英雄之前,在一切发生之前,在他还只是个刚踏上新大陆的冒险者时,在他挥动武器的动作还不那么熟练时。

  他在地形略显复杂的沙之都兜兜转转,在沙漠艳阳的炽烤中汗如雨下;他在海之都的酒馆和曾经是海盗的人们痛饮美酒,在海风吹拂的岸边眺望蔚蓝色的交界线;他在森之都的树荫下躲避绵绵细雨,在树影婆娑的森林中触碰叶片间落下的点点光斑——那时他是多么地热爱这片大陆。

  实际上直到现在他仍然爱着这片大陆,爱着她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粒砂砾每一滴海水每一片绿叶。然而一路走来,这份爱正一点点变得沉重起来,他所背负的、他所被期望背负的、他将要背负的,那些沉重的希望与绝望,让这爱...

[Undertale AU] Dessertale-甜点传说

#这个AU应该只会写一些段子,不会写出完整故事线

#初版本,会断断续续修改

#自high向


——————————————————————

  • 世界观


 『在这个世界,甜食即正义。』


  人类,以精细繁复的技艺,对原材料的用量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制造出堪称工艺品的甜点。

  怪物,以不拘小格的手法,随性乃至突发奇想的选料,有时甚至佐以魔法,创造出艺术品一般的甜点——当然,有些时候过于奔放的点子只会毁了厨房。

  两个阵营对于甜点制造的理解水火不容,而终于在某一天,积怨已久的双方展开了厨艺对...

[UndertaleAU丨PD Frisk] Heartless Alice ①

PD Frisk的设定→戳我

注意事项:

#几乎全部的原作游戏剧透

#有GE线内容

#或许会令读者感到不适的描写

#基于原作流程上的剧情及设定改动

#OOC

#垃圾文笔

以上都OK的话→


Chapter.1  Down The Monster-hole

这是个美好的一天,

鸟儿在歌唱,

花朵在绽放,

在这样的好日子里,

你,

跌进深坑底。


  Frisk躺倒在地,身下是金色的花丛,头顶的洞口遥不可及。阳光透过洞口洒下,细小的灰尘和花粉在光线中漂浮着。

*你想起来自己爬上了伊波特山,然后被树根绊倒,摔进了这个深坑。

*你...

[角色AU]PD!Frisk

PD(personality disorder)!Frisk

(人格障碍设定)

初版本,之后应该或许大概会补充设定

想写个设定上注定会GE的Frisk最终被扭到PE的故事……我真是没障碍也要给自己增加障碍……

治愈系故事(真)

————————————————————


(↑写手强行画画的结果,还是鼠绘,惨不忍睹orz)


姓名:Frisk

性别:【这一栏不知为何被涂黑了】

年龄:14

*穿着白底红纹的条纹衫,衣服正面图案是一个心形轮廓;除此之外还有黑色短裤和小皮靴

*口袋里装着小刀

*侧脸贴着创口贴

*杂乱的头发,到处都有翘起的发卷

*这坚挺的杂毛就是梳不顺

*...

D·I·S·H·O·N·O·R·E·D

  我的白茉莉,我的白茉莉,落进血泊里,渐渐凋零了。
  我的小公主,我的小公主,像只未展开翅膀的雏鸟,从灯塔上跌落了。
  夺走白茉莉的,我的仇人,复仇的魔法将他吞噬;背叛我的,不怀好意的盟友,刀刃撕开他们的喉咙,将腐烂的黑血洒遍大地。
  她爱的城市被瘟疫肆虐,她爱的人民一个个死去。老鼠们成群结队穿过街道,所及之处尸骨无存。
  她的心脏窃窃私语,她的灵魂落下冰冷的泪滴。
  巨鲸的哀歌从深海飘来,异界的魔神睁着漆黑的双眼,在贵宾席上漠然地注视悲剧走向结局。
  故事的最后我乘船漂洋过海,不知是不是在谋划着一段崭新的生活。
 ...

【黑骑x黑魔】人鱼之歌·后篇

#黑骑x黑魔,简称双黑(

#时隔许久的更新

#前篇→http://fantasythrone.lofter.com/post/25ae7a_b04a693


05.

  黑魔的身体日渐虚弱,从偶尔能出门遛两步,恶化到整日整日的昏睡。起初黑骑还能强行把他摇醒,硬喂些食物下去,到了后来,不论他怎么叫都叫不醒沉睡中的黑魔了。黑骑只能等待,等待着黑魔无止境昏睡中那稀少而宝贵的清醒时间。

  而对于黑魔来说,即便处于睡眠状态,他也丝毫没有“休息中”的感受。梦境一个接着一个,走马灯似的场景围绕着他不停旋转。上一秒正躺在太阳海岸,浪花卷过小孩子们紧握而...

   诺恩拥抱住夏莉,她并不担心会被传染到瘟疫,因为这具身体里早已没有病毒,有的只是飞速流逝的时间以及即将迎来的终结。

  少女娇小的身躯颤抖着,诺恩能感受到她胸腔急促地起伏,幅度却一次比一次微弱。

  “我会……会死么?”夏莉哽咽着。诺恩没有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更用力地抱紧她。

  经过一段几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沉默之后,夏莉的呼吸不再那么急,而是变得短促而柔软。她的嘴唇贴着诺恩的左耳,声音轻柔缓慢。

  “你看,下雨啦。”她说。“我们这里很少下雨,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下雨呢。”

  “……我喜欢雨天,也喜欢…温暖的梦……...

旋转轮舞曲和停滞不前的舞步 ①

  本来这只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低级庄园练级,我的队友分别是战士占星和黑魔,看起来十分靠谱的样子。

  速战速决,然后就可以去野营地了——我这么想着。

  但是第一波小怪让我察觉到了一丝丝的异样。

  在第二波小怪、第六次把崩拳打到蛞蝓脸上的时候,我停了手,打开聊天框。

  我:战爹能不能别旋转拉怪啦,我要打身位的_(:зゝ∠)_

  请求的语气,满分。语气词缓和气氛,满分。颜文字,满分。

  如果人们都能像这样委婉地表达意见,或许就会少很多争执...

钓鱼那点事

耐心:目标鱼的优质率提高0.5%,但是提钩成功率降低400%

精准脱钩:以精准无比的操竿技巧来使目标鱼脱钩,并不可以打消"提钩成功率降低"状态,只对部分鱼有效

强力脱钩:以力量强大的操竿技巧来扯断鱼线,可以丢失你的拟饵,只对部分鱼类有效

【黑骑x黑魔】人鱼之歌·前篇

#FF14 黑骑x黑魔 双黑组(

#大概写不完了

#居然写完了→http://fantasythrone.lofter.com/post/25ae7a_c15ab39


01.

  黑魔展开手臂,那些鳞片状薄膜零星覆盖于皮肤上,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红蓝的碎光。

  “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变成人鱼?”他自言自语着,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甩着尾巴在水里游来游去的景象,不禁笑出声。

  不知是由于某种怪病还是说黑魔确实有人鱼血统,自打他从天狼星灯塔回来之后,身上便逐渐生出了这些奇怪的“鳞片”。

  并不像奥...

IF

#记不太清原剧情,旅馆也没有,所以可能出现bug

任务:阴影之下的骑士

  在云雾街角落站着一名举止奇怪的穿盔甲的男子,他似乎有事情拜托冒险者。

奇怪的男子:看你的装束……你是外地来的冒险者吧?

奇怪的男子:那就好,其实我想拜托你帮个忙。

奇怪的男子:我叫弗雷,是一个暗黑骑士……你不知道什么是暗黑骑士?啊,那个之后再解释吧。现在情况有些紧急,我和我的同伴一直在保护一名被圣殿骑士追杀的少女。但是不久前我不慎被他们逮到了,再过一会就要去进行决斗……这都是他们计划好的陷阱,恐怕我难以在这场决斗中活下来,所以……能不能拜托你代替我,和我的同伴一起保护那名少女?

……………

弗雷...

一个脑洞

  娜塔莉叶在哭,眼泪一滴一滴砸在硬纸盒上,晕染成略深的颜色。

  我想像往常一样摸摸她的脸,替她抹去泪水,但我再也做不到了——盒子里装着我的尸体。

  娜塔莉叶看不见我,也触碰不到我。她从我身旁走过,从我身体里穿过。她的泪滴落进我的颅骨,再从舌头下面那片柔软的地方落出去,残留的只有浓郁得消散不去的悲伤。

  娜塔莉叶,我可爱可怜的娜塔莉叶,没有了我,她该怎么办呢。

  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一步三回头,却最终离这片无人知晓的墓地越来越远。

【学者召唤】水仙花的倒影

#FF14

#学者召唤百合向

#感觉病病的

  黄宝石,绿宝石,泰坦的核心,迦楼罗的狞笑,还有伊芙利特的咆哮。

  莉莉贝尔悄悄躲藏起来,召唤睁开双眼。

  窗外正是黄昏时分,木制窗框的影子落在地上,像个十字架,随着光线的变化逐渐歪斜。从被褥间伸出光洁的小腿,右足正踏在十字投影中央。

  夕阳完全没入地平线,夜幕随之降临。未点亮烛火的屋内一片昏暗,唯有一对颇具侵略性的绿瞳,在皎洁月光下炯炯有神。

  召唤在漆黑的屋子里随意走动,足尖勾住地上的外套再向上一挑,外套轻飘飘搭落在手臂上。...

光之雇员的一天

#谨以此文献给我连续摸了三天鱼的雇员。


ET 9:00 am

  光之雇员从睡梦中醒来,如往常那样来到市场。找个角落一蹲,随随便便地扛起价目板,新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太阳逐渐升到天空正中,市场随之变得人声嘈杂。精力充沛的雇员们卖力吆喝着,恨不得把价目板拍在路过的冒险者脸上;而另一部分消极怠工的家伙——比如光之雇员——则被挤到了其他雇员身后,一脸上班等死的表情。

  人群来来往往,光之雇员打着哈欠,注意力被对面的女敖龙和一只女猫魅吸引。那边的二人气氛正剑拔弩张,似乎下一秒就要因为压价而掐起来。不过遗憾的是猫魅收到了...

决斗

  今夜便是决战之时。

  面对镜子整理好衣领,系紧长靴的鞋带,武器打磨锋利,再一次确认装备的状态。带上自信的表情,和镜中的自己碰拳鼓气。

  “我出发了!”

  冒险者压低声音,偷偷摸摸从后门溜走。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这是场属于他自己的战斗,没有人能给与他帮助,他也不想给同伴们带来麻烦。

  夜幕笼罩下的摩杜纳也依然无法彻底安宁下来,作为战略要地,小镇周围的巡逻一刻也不能松懈。冒险者借着无月之夜的掩护,顺利避开卫兵,去往纠缠沼泽林。穿过沼泽,甩掉魔界花的追击,他成功踏上帝国的营地...

#ff14
#并没有出现弗雷的弗雷x光战
#大概对话流
#本来想捅刀的,写着写着画风就变了……

 

  “那么今天就这样,天色也不早了,回旅馆吧。”

  “嗯。”

  冒险者和同伴收起武器,闭上眼感受以太的流动,顺着地脉传送到了利姆萨·罗敏萨的以太之光。

  “说起来,”在前往旅馆的路上,同伴好像想起了什么,“之前一段时间你不是总会跑去伊修加德吗,说是去见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之类的,最近没见你去了。”

  冒险者的脚步不着痕迹地顿了片刻,轻描淡写地说:“那个朋友现...

真实的故事

  “上吧骑士,我们就由你来保护了!”

  被点到名的骑士摸了摸自己在路边商人那里买的打折钢盔,又看了看穿着一身加隆德出品盔甲的黑骑,不情不愿地展开了忠义之盾,一步两磨蹭地走向奥丁。

   隔壁的龙骑早就蓄势待发了,还没等骑士的飞盾扔出去,只见得一道红光划过,伴随着龙的咆哮声,龙骑一枪正中奥丁。这声势浩大的攻击引起了黑甲骑士的注意,他一拽缰绳,黑马嘶鸣着调头。斩铁剑随意劈下,措不及防的龙骑硬吃下了这一剑,差点跪倒在地。

  “不好!龙骑!”白魔焦急地挥动幻杖,而朝日小仙女的动作比她更快一步,龙骑的伤...

噩梦

#ff14

#弗雷x光战

#私设有

#发生在光呆刚到伊修加德不久时的事情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冒险者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白雪纷飞,鲜血流淌,狰狞的伤口,尸体,倒下的人们。以及画面中央,拖着染血大剑的身影。

  他踏过血泊,一步步接近那个影子。似乎是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人影转过身。头盔掩盖了那人的容貌,但冒险者知道那是谁。

  不知为何冒险者在梦中无法开口说话,对面的人也沉默不语,二人无言对视,被汇聚成河的血流和纷飞的大雪所分隔。

  「————」...

雷雨云和蒸气泡②


#ff14
#剧透注意
#暗骑30~50级职业导师弗雷x光之战士
#私设有,非官方设定光战
#前置剧情:因为某些原因,光呆黑暗面并没有完全回归本体,继续以“弗雷”的身份留在光呆身边。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2.

  直到最后弗雷也没有明确表示同意这个计划,只是在战斗开始之前一如既往地拿着幻杖,与冒险者形影不离,浑身上下散发出“别拦我上浮空岛”的气场。而通常会劝说弗雷不要参战的冒险者今天却格外安静,似乎对地上的花花草草产生了极大兴趣,低垂的脑袋就没抬起来过几次。

  阿尔菲诺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游移着,几度想开口说些什么,但迫于古怪的气氛,最终...

雷雨云和蒸气泡①

没有粮食只好自己割腿肉咯_(:_」∠)_


#ff14

#剧透注意

#暗骑30~50级职业导师弗雷x光之战士

#私设有,非官方设定光战

#前置剧情:因为某些原因,光呆黑暗面并没有完全回归本体,继续以“弗雷”的身份留在光呆身边。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1.

“为什么会同意那种危险的计划?!”弗雷拍着桌子,怒吼声几乎震穿冒险者的耳膜。而后者只是讪笑着,视线转来转去,就是不肯老实看向那怒气汹涌的眼睛。

  又惹弗雷生气了……冒险者暗自叹气,即便隔着头盔他也能猜到对方此时是什么表情。

  “但是除了这个计划,我们想不出也没有时间去准备另外的方法了。”

 ...

情人节与巧克力

*去年情人节写的开头,今天才补完_(:зゝ∠)_


  巧克力。

  秦川的课桌抽屉里塞满了女生送的巧克力。


  榛言看看自己刚从背包里拿出来的纸盒,又看看前座的抽屉,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把纸盒放了回去。

  ——本来还以为那种性格的男生是不会有人送他巧克力的,真是意料之外。

  其实榛言原本并没有打算做巧克力,只是一想到那个自大狂很有可能一整天都在她耳边唠叨“凡人是不可能理解本大人的魅力的!”,一边表现出毫不在乎的样子,一边对榛言进行各种暗示——虽说榛言的抗干扰能力已经到达顶峰...

无光之海 01

  冤家路窄这个词,用来形容陆淼和苏凛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两人的渊源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久到苏凛还没搬到陆淼家楼下,久到陆淼还是院子里称霸一方的孩子王的时候。

  当时的陆淼可以说是院子里所有小屁孩的统领,整天率领着一群毛头小子四处捣蛋,隔三差五闹得鸡飞狗跳。毕竟她是所有小朋友中年龄最大的那个,再加上活泼开朗的性格,陆淼自然而然地成了小屁孩们的老大。

  直到苏凛的到来,无情地将她从老大的位置上一脚踹下。

  根据陆淼本人的描述,那一天天色阴沉,乌云自西北方席卷而来,空气闷热潮湿得几乎可以拧出水。从亲戚家回来的陆淼刚一踏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几...

银戒指

  他跪坐在她身旁,捧着她紧攥成拳的右手,小心翼翼的,用一种不会将其折断的力道一点点掰开她的手指。26小时,没有生命充盈着的身躯变得冰冷僵硬,即便动作已经足够缓慢,他也依旧听见指关节在咔咔作响。明明是极其细微的响声,传入他耳中却像雷声般轰鸣。

  终于,他展开了所有的手指,一枚银戒指静静躺在她的手心,隐约能看见内面他亲手刻下的她的名字。戒指表面有些地方因氧化而黯淡发黑,但大部分还是光亮的——他的眼前浮现出她一遍又一遍抚摸着戒指的景象,脸上还挂着幸福的微笑。

  温热的眼泪迅速填满他的眼眶,然后溢出,落进她冰冷的手心。泪滴接连不断,在掌心汇成一汪小小的湖泊,浸润了刻着已...

溺亡

*企划第一题desu

*时间线:和42号谈人生之后,42号自杀之后,偷溜出研究所之后,这些事件发生之后的事件

——————————————————

  是海水。

  落水后第四秒,朝汐狠狠呛进了一口水。落水后第五秒,她意识到自己掉进了海里。

  诞生五年来并没有人教她如何游泳,制造过程中也并没有将游泳的方法写入基因。朝汐慌张而胡乱地划动四肢,结果只是又呛了不少海水。大量腥咸的水被吸入鼻腔,引起条件反射性的咳嗽,导致更多的水涌进来。

  肺里充满水,氧气逐渐缺失。朦朦胧胧中朝汐感到有温热的液体从眼眶里流出,随即融入大海,变得和与其一样冰凉。她微...

1 2 3 4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