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阳炎xFATE】Fate/Stay Summer·第二幕 04

庆开播,更新一发

什么你说晚了一天?

细节问题不要在意…


——·——·——·——·——·——


“Master的愿望是什么呢?”
“嗯……我想找到我的哥哥。”

少女坐在公园长椅上,身后隐约站着一个人。即便是在路灯的照耀之下,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就几乎觉察不到那人的身影。

“那Assassin呢?你的愿望是什么?”
“…………”

面对少女在灯光下闪烁着亮光的双眼, 阴影中的人再度扯了扯帽沿,沉默不语。

似乎是注意到那人略为回避的态度,少女很快解释道: “啊,如果不愿意说的话就算了,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别在意。”

“不,并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愿望。”将双手插进口袋,被称为Assassin的人微微抬头,看向圆月高悬的夜空。那张一直隐藏于阴影下的面庞也终于能够稍稍分辨出容貌。

——是年轻女性的脸,但不知用了何种手段,使得五官看上去有些微妙的模糊,唯有那双平静如水的眼眸,像是迷雾中的明灯那般亮着。

“不过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愿望罢了。”

低声喃喃,比起对少女的回应,这更像是说话者的自言自语。

少女看了陷入深思的Assassin一眼,又转而与她一同望着夜空。二人内心所想之事或许不尽相同,但她们的意志却同样坚定——赢得这场战争,得到圣杯,实现愿望,哪怕在旁人看来只是再平凡不过的愿望。

“啊啊——真是,想这么多干嘛啦!”少女终于忍受不住这种严肃的气氛,从长椅上猛然跳起,双手叉腰高昂着头。“总之现在已经顺利收集到一对主从的情报了,这是个好的开始,接下来也按照这个势头继续努力吧!”

Assassin的视线移回到少女身上,嘴角扬起一个微不可察的弧度。她忽然感到庆幸,庆幸她的Master是个乐观开朗的人,好像不论何种困境都无法将她击倒,像不倒翁一样,多少次倒下,就会有多少次重新站起。

“好!现在圣杯战争什么的都给我抛到脑袋后面去,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吃夜宵!”

——不对,比起乐观开朗,怎么觉得更像是缺根筋?

“Master,你晚餐好像已经吃得足够多了。”

“唔唔…不要小看成长期少女的食量啊!”

面对一脸理所当然的Master,从者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那久远的、洋溢着清新气息的青春——很可惜,与Master所说的完全不一样。

“嗯~去哪里吃夜宵呢?话说这个时间餐馆都差不多关门了吧?”

少女四处张望着,正迈出第一步,不料旁边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影,眼看着就要撞上东张西望的她。

“Mas——”

“呜哇!”

“唔!”

提醒的话语还未出口,人影就已经与少女相撞。所幸的是那名冒冒失失的路人在最后一刻紧急刹车,虽然二人仍然撞在了一起,但也并未受到多大的冲击力。

等少女站定后仔细一看,撞她的是一名看起来还在上初中的少年。浅褐色的发丝被风吹得有些杂乱,嘴唇紧抿,正用力瞪着她。

“吓死我了……我说你怎么突然冲了出来啊?”

“………哼。”

发出一声不屑的闷哼,少年立刻调头跑掉,身影穿过路灯橙黄的灯光,很快便看不见了。

“喂!你别跑——”少女显然被惹怒了,张牙舞爪地想要追上去,不过被从者轻轻拦住。

“Master,低调。”

从者镇定的目光让少女冷静下来,她只是朝少年远去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

“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没礼貌!”

“……………”

从者的沉默引起了少女的注意:“Assassin?”

“那个少年……”

“那家伙怎么了吗?”少女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即像想到什么似的猛然瞪大眼睛。“啊,该不会他也是魔术使?!”

“不,在他身上完全感受不到魔力的波动,但是……算了,或许是我的错觉。”

“唔………既然Assassin都这么说了,那就别管他了吧!现在果然还是吃饭更重要~”

结果还是回到这个话题了啊——从者无奈地微笑,灵体化紧随她的Master。


夜晚的风带着些微凉爽,像绸缎拂过脸颊。

专心过马路的少女忽然抬头望向夜空,在黑色天幕的正中央,上弦月正一点点被阴云吞没。

——令人不快。

——————————————

恶梦。

恶梦。

又是恶梦。

伸太郎从梦中惊醒。

全身冰凉,好像冻在冷藏柜里的雪糕。伸太郎不知道是因为空调温度太低,还是因为梦中那大雪掩埋的场景。

窗外树影倒映在窗帘上,看起来扭曲而狰狞。

关掉空调打开窗户,闷热的风迎面吹来,让伸太郎稍稍感到了温暖。

对于恶梦的内容,伸太郎只记得一片白茫茫的雪,一层一层覆盖,沼泽一般将人吞没。

从幼年开始,这片雪沼泽就伴随着伸太郎成长,一直到了现在,或许未来也不会停止,无止境的恶梦。

长长地呼出肺里的浊气,等到不再觉得寒冷的时候,伸太郎关上窗户准备继续睡觉。然而在窗框缝隙间,他隐约看到路边站着一个人,纯黑的衣裤让其几乎隐没于黑夜。暂且不提这个人为什么深夜还会站在这里,关键的是——他/她似乎在看向这边。

可当伸太郎再度推开窗户时,那里什么也没有。

寒意又有顺着脊背往上爬的趋势,伸太郎一遍遍告诉自己那只不过是眼花看错了。他迅速拉好窗帘,摸黑跌跌撞撞地窜上床。

窗外,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黑影耐心地潜伏着。

评论(3)

热度(7)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