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终焉] 致爱丽丝

  某个风和日丽的初春晴天,父亲带上兄长和我前去拜访莱雷斯家。

  在莱雷斯家绿意盎然的庭院里,我看见一名少女,背对着这边,分辨不清容貌。

  阳光洒在她璀璨的金发上,熠熠生辉,洁白长裙笼着光晕,圣洁而纯净。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转身,裙角飞扬。视线相接的那个瞬间,我落入一汪清澈的湖水,湖面倒映出天空的湛蓝,那干净的眉眼稍稍弯下来,流转起闪烁的波光。

  只片刻的停顿,我撤离视线。莱雷斯家主正从大门内迎来,阴影笼罩下的金发略显黯淡,而一对莱雷斯家标志性的灰瞳更是如同终年被冰雪覆盖的永劫冻土,就连盛夏的烈日也照不进那层晦暗的阴云。

  说起来,蓝眸少女的五官轮廓与这位莱雷斯先生倒颇有些相似。

  透过会客室的窗户,能够一眼望到庭院,少女自始至终都蹲在角落,似乎在数着灌木墙上的玫瑰,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而我也随着她的手指,从左清点到右,从右清点到左,重复着,重复着。偶有仆人视若不见地路过她身旁,仿佛角落里的只是一团空气。

  “……利,梅利,梅里安,你在看什么?”

  兄长的声音,我恍然回神。父亲与莱雷斯先生畅谈正欢,而兄长微微侧头,投来询问的眼神。我晃了晃脑袋,视线却仍不由自主地往庭院里飘。兄长循着看过去,眯起眼,忽然就浮现一个了然的笑容。

  “梅里安也差不多到这个年纪了。”

  “……”  我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本想辩解,思考片刻后决定放弃解释,仅仅是轻声地说:“她和其他莱雷斯们不一样,有一双美丽的蓝色眼睛。”

  兄长的表情僵住了。

  我仰头看着他。

  “……是她啊…”兄长复杂的神色证明他正在绞尽脑汁忖度接下来的台词,我心下有些好笑,继续补充到:“为什么只有她的眼睛是那么清澈的湖蓝呢,看穿着,她的身份应该并非仆人吧?”

  “嗯,这个……”

  愉快地欣赏了一会兄长纠结的表情,我再度看向庭院的少女。她没有再数那些玫瑰了,而是四下张望着。忽然间她转过头,明艳的笑容中嵌着水波荡漾的蓝湖,透过玻璃窗和春日温暖的空气,就这样直直地迎上我的目光。

  她在阳光下向我挥手,笑意满盈。如果永劫冻土上的乌云终有散去的那天,想必那里的天空也会如同这笑脸一样,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吧。这笑容所散发的温度,连同阳光与她身后灌木墙上含苞待放的玫瑰,一齐深深烙印在了我的眼底。

  第二次拜访莱雷斯家的时候,我得到父亲的允许,不用再和兄长一起旁听。恐怕他也终于理解了,无论带我参加多少次这种交际,我始终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熏陶。

  然而今天她不在庭院里了,那些玫瑰似乎也失去了动力,花苞闭得紧紧的,没有一点要绽放的迹象。我像个幽灵似的在宅邸里游荡,推开每一扇未上锁的房门探头搜寻。

  最后在书斋找到了她。壁炉边的靠椅上,她手捧一本厚实的精装书,眼瞳中那些飘摇的波纹都收敛了,湖面风平浪静,但依然透澈见底。她的神色沉静而专注,连我特意踩出的脚步声都未能察觉。

  走近了,书的封面映入视野——竟是一本《炼金术入门》。我感到讶异,不禁开了口:“你对炼金术感兴趣?”

  她的反应比我想象中激烈,只见她动作迅猛地将书塞进身下的坐垫,跳下靠椅,紧张得像只受惊的幼兽,就差逃跑了。一番闹腾之后,她总算注意到是我在向她搭话。 

 “是……你是那天的……”

  我回忆着礼仪课上的知识,试图向她行礼。可无奈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那些繁杂的礼节没能在脑海里留下一点痕迹。

  “梅里安·格兰德。”我报上名姓,点头致意。

  “我叫爱丽丝——你的眼睛真漂亮啊,比珠宝店的翡翠还好看。”

  那些欢快的浪花重新在神情中漾开,她试探性朝我伸出手,我一时走神,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的手接近双眼,直到指尖触及睫毛时才条件反射地退了两步。她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不太妥当,迅速收回,表情却全然不显尴尬,依旧是那副欢快的样子。

  “对不起,我总是忘记家里的规矩,以前和妈……阿姨住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用在意这些。”

  尽管她改口很快,但我还是听清了那个音节。那么事情就顺理成章地联结起来了,只是我依然想不通莱雷斯夫人为何会放任爱丽丝住进庄园。从贵族们茶余饭后的闲谈中能够得知,像爱丽丝这种存在是被贵族们极力排斥的。

  他们说她是不洁的,是背德的产物,然而这双纯净的湖蓝双眸比起雾霭似的灰瞳,难道不更衬那耀眼金发?莱雷斯家族谱上的名字,有哪一个能够比爱丽丝更加干净通透?——我永远无法理解贵族之间的繁文缛节,它们比高等炼金术更复杂难懂。

  高贵血脉与低贱血脉交合所诞下的“劣等”生命,却是最为美丽的,何等讽刺。

  “不用介意,我也讨厌那些条条框框,它们麻烦透了。”

  如同泄愤一般,我一字一句,咬词清晰地说着。这是我除了对兄长之外,第一次向谁正大光明地说出这些话,并完全不用介意后果。

  那之后我们聊了很多,比如魔法,比如炼金术,比如恼人的长辈,比如莉莉安皇家学院,她也想要去学院进修魔法。而通过和她的交谈,我认为她的实力确实足以进入莉莉安学院——如果不是被这糟糕的身世所束缚的话。

  “父亲一定会答应我。”她的语气满是希望,“虽然夫人……母亲不怎么待见我,但父亲对我很好。”

  莱雷斯先生对自己亲生女儿“好”的方式就是不给她冠上任何姓氏,成为一个空有名字的尴尬存在吗?我冷漠地想着,却并未给爱丽丝的热情泼冷水。我喜欢她充满朝气和对未来憧憬的神情,喜欢她干净的笑脸,喜欢她鲜活的生命,哪怕她所憧憬的不过是一场幻梦。

  第三次拜访莱雷斯家,爱丽丝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

  “父亲同意我去莉莉安修学了!”

  说着这话的爱丽丝,语气里奔流的快乐如洪水将我席卷淹没。面对她的喜悦,我感到窒息,不知该作何反应。就在几天前,我提出学习魔法的请求被父亲一口拒绝了。

  应该嫉妒,还是为她祝贺?我不知道。父亲严肃的话语在耳边重复回放,把脑子里的东西都搅和得一团糟。

  “……那,恭喜你。”

  “明年就能入学了,到时候我们都要选炼金术!”

  “嗯。”

  “梅利你那么聪明,在课业上一定得教教我呀!”

  “当然。”

  啊,果然爱丽丝就是爱丽丝,她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丝毫没察觉到我的情绪。并非刻意的无视或是转移话题,纯粹没有意识到而已。我也喜欢她这一点,放任情绪掌控感官的时候对外界迟钝得要命,在思维宫殿里独自一人尽情起舞。

  或许是受她影响,我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些。父亲的禁令早在预料之中,虽然亲耳听到确实让人倍受打击,可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后备计划。

  重整旗鼓,我转而思考起爱丽丝的事情,莱雷斯家居然真的允许她进入莉莉安学院,莱雷斯先生是真心实意地宠爱着爱丽丝?难以置信,看来我对这些贵族的看法要稍作改观了。

  突然扑过来的重量让思路徒然中断,爱丽丝抱住我的脖子,整个人几乎挂在我身上,我听见她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梅利,我真的好开心啊,爸爸是爱着我的,他也是爱着妈妈的,太好了……太好了!”

  喜悦之下隐藏着一点点哭腔,还有一点点终于安下心来的放松,所有曾小心翼翼揣在怀里的试探与防备,现在全都放手了,任由它们被河流冲走,再也不见踪影。

  梦也有成为现实的一天啊……我感叹着,回以拥抱。

  不幸的是这之后我被禁止和父亲一起去莱雷斯家拜访了,家庭教师的礼仪课还专门增添了几节有关私生子女和他们肮脏下贱血脉的专题课。而兄长正忙于暗中让我入学的事项,所以爱莫能助。我只得日复一日在家教平板的声调中或是昏昏欲睡,或是默背炼金材料与咒文,熬过每一堂枯燥的课程。

  终于,一切都处理妥当,第二年莉莉安学院开学,我拎着为数不多的行李,总算得以将那个沉闷刻板的宅邸甩在身后,前往我的理想乡。

  然而我没有等到爱丽丝。

  开学仪式的入学名单上没有她。

  炼金课上没有她。

  学院里到处都找不到她。

  写信询问兄长,他也不知道爱丽丝的去向,甚至于在莱雷斯庄园里都不再见过她的身影。

  就这样一年两年过去了,三年四年过去了。灌木墙上的玫瑰盛放又凋零,爱丽丝再也没有出现。

  直到我发现了学院的小秘密,直到我也成为那秘密中的一员。爱丽丝再也没有出现。


  几年后某个风和日丽的初春晴天,我被派去收拾标本室。

  这个房间常年拉着窗帘,阴影几乎与整个空间共生,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室内,我甚至能听见这些阴影尖叫着消散的声音。

  然后是塞在橱柜底下的那些标本,将不需要或是损坏的整理出来扔掉。我讨厌极了这些琐事,但也只能耐着性子和呛人的灰尘作斗争,捞出最里面的箱子,一件件检查。

  忽然,我看见一个标本瓶,里面漂浮着一对蓝色的眼球。

  「视线相接的那个瞬间,我落入一汪清澈的湖水,湖面倒映出天空的湛蓝,那干净的眉眼稍稍弯下来,流转起闪烁的波光。」

  在阳光下,标本瓶笼着一圈光晕,竟让人看出了几分圣洁。

  「你的眼睛真漂亮啊,比珠宝店的翡翠还好看。」

  温柔的金色阳光抚摸着标本瓶,防腐液折射出彩色虹光。

  「爸爸是爱着我的,他也是爱着妈妈的,太好了……太好了!」

  我的手好像在颤抖,眼球旋转着,浑浊不堪的虹膜以沉默回应我的视线。

  ——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烙刻于回忆中的湖蓝。

  我不知道直至最后,她是仍然做着醒不来的美梦,于梦中安眠;还是终究从梦中惊醒,不得不被残酷的现实撕碎。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唯一确信的事情是,浑浊最不该出现在这对眼睛上,它们应该永远澄澈,无论什么都不能将它们污染。

  所以我松了手,让标本瓶落在地上,防腐液携碎片四散飞溅,眼球顺着液体的流向翻滚至脚边。

  最后,我抬脚,将眼球碾碎。

评论
热度(3)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