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 and Night-破晓与永夜 序

  风在茂密林间奔驰,逐渐聚集的阴云吞噬明月,无光而昏暗的密林中树影憧憧,仿佛魑魅魍魉正潜藏于阴影中蠢蠢欲动,伺机将无意间闯入的人类拖向无底深渊。不过遗憾的是,在白昼都鲜有人迹的这片森林,夜里更不可能有无畏的旅者在此徘徊。

  ——然而今夜,这个阴森可怖的无月之夜,有谁正悄悄接近森林,接近森林深处某处隐秘之地。

  来者穿行于枝干扭曲的树木间,丛丛枯枝被其灵巧避开,甚至勾不住那人的一片袖角。他漆黑的大衣几乎与浓厚夜幕融为一体,就好像水滴溶入大海那样和谐。这位不速之客所散发出的气息是如此地相近于黑夜,连那些自诩与黑夜共生共死的鬼影们,也不禁要退却三分。

  突然间,自那森林深处,女性的尖叫宛如一把利刃,霎时撕裂夜幕。即便与声音传出的位置相距甚远,叫声中满载着的恐惧依旧丝毫不差地传达到了来者的耳畔,而在这尖叫声过后,血腥味悠悠飘来,静默地宣告着什么。

  就在嗅到血腥气味的同时,来者猛地加快了步伐。飞舞的大衣下摆在呼啸狂风中带起一阵逆向气流,也使得原本整齐地掩在衣领下的长发略为松散开来,黑色的发丝在半空中肆意飞散,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那细长发丝并不全为纯黑,而是在末端隐约透着些许银白。

  视野内的树木极速后退,在崎岖小径的尽头,古堡挣开层层叠叠枝条的束缚,浮现于夜幕之下。高耸锐利的塔尖直直刺向夜空,古堡的所有线条无一不笔直端正,从每一块石砖每一根木楔中,都能感受到古堡主人那近乎偏执的性格。

  又是一声尖叫,声音近在咫尺,证实了古堡中确实正上演着某些令人骇然之事。古堡正门如同凶兽大张着的血口,而来者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宽广大厅内飘荡着更为浓郁的腥锈气味。零星烛火侥幸得以继续燃烧,在火光所照耀之处,大块大块半干涸的血迹交叠着铺满墙壁和地面,透过黑红血迹,依稀能看见曾经雕琢于墙砖上的、华美精致的花纹。

  连木制阶梯上平铺的地毯也被鲜血浸透,踩上去的每一步都会发出令人不快的响动,不过来者对此似乎并不介意,追寻着刚刚消失的尖叫声径直冲向古堡二层。

  二层落地窗的窗帘大敞着,却没有月光透过玻璃照进屋内。借助于微弱火光,人类的残肢断臂在阴影中若隐若现,不知是谁的头颅孤零零地滚落在一旁,那惊恐到扭曲的表情被完美地保留了下来。来者从容地行走在布满鲜血的长廊内,男仆、女仆、管家……他们的肢体像是人偶的零件一样随意散落于地。此时此刻这幢古堡化身为人间地狱,在此无人能够幸存。

  “浪费。”

  来者踏过一片血泊,终于发出了第一句感叹。声音低沉,似乎只是单纯对这些被肆意挥洒的鲜血感到惋惜。

  转过拐角,在下一条走廊的尽头,造就这地狱的罪魁祸首正抓住一名女仆的脖颈,女仆的四肢无力地垂挂着,显然已经死去。那罪人的指尖刺入女仆尸体的脖颈,尚未僵硬干涸的动脉血管顿时喷涌出大量血液,将他身躯上黑褐色的血迹重新染成鲜红。而他一脸雀跃地大张着口,让那鲜血流入口中。

  ——是吸血鬼。

  ——这里是吸血鬼的捕猎场,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他的猎物。

  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的来者,吸血鬼扔下尸体,转过身来:“不管你是谁,真遗憾,迟了一步。”他摊开双手,挑衅似的笑着。

  “无所谓,”来者从风衣里抽出一把枪。枪身泛着银色金属质感,其上隐约刻着华丽的花纹。“目标只有解决你。”

  “随你喜欢。”吸血鬼原地转着圈,像孩子一样歪着脑袋看着那把枪:“总之我的目标已经完成了。”

  话音刚落,枪声响起,吸血鬼的前额与心脏几乎同时盛开出鲜艳的血色花朵,然后花朵枯萎凋落,他带着诡异的笑脸死去了。

  再度确认吸血鬼已经死亡后,来者收起枪准备离开。但当他刚刚转身,一丝似有似无的抽泣声传至耳畔。他立刻重新拔枪对准阴暗角落——是个小女孩,多半是城堡主人的女儿。幼小的身影蜷缩在角落里哭泣,漂亮的海蓝色洋服被鲜血染脏了裙角。即使正被枪指着脑袋,小女孩也没有惧意,她胡乱抹着脸上眼泪与血水的混合物,绕过吸血鬼和女仆的尸体,径直扑向正举着枪的黑衣来客。后者被这一动作弄得措手不及,一时间怔住了。

  “父亲……拜托你救救父亲!”

  小女孩用力抓着来者的风衣,原本就未擦干的脸庞再次留下泪水的痕迹,她一边哽咽着,一边仰着脸看向来者,眼里充满了终于抓住救命稻草般的希望。然而来者很清楚,这幢古堡中除了这不知因何而存活下来的幼女之外,不可能再有任何生还者,她口中的“父亲”,多半也惨死在了古堡的某个角落。

  来者动作轻柔地从小女孩手里扯回自己的衣角,接着蹲下身子与她平视,尽量温和地说到:“你的父亲已经死了。”

  幼小的孩童眨着眼睛,脸上写满茫然,对于她来说要理解“死亡”似乎是个困难的事情。不过来者并不打算多做解释,他站起身,向着古堡正门走去。其间身后一直紧随着一个轻巧的脚步,来者并未出声制止,毕竟古堡里再也没有能够让这位曾经的大小姐所跟随的人了。

  直到他们一路深入森林,直到他听见女孩被树根绊住、摔倒在草丛里的声音时,他才发出无声的叹息,回头扶起仍在啜泣的幼女。

  “你想跟到什么时候?”

  “……死了……就是再也见不到了吗?再也见不到父亲了?”女孩答非所问。

  “是的,再也见不到了。”

  “那……你也会死掉吗?”

  女孩抬起脏兮兮的脸蛋,在灰尘与血水的覆盖下,那双澄澈透明的眼睛所放出的亮光丝毫未减。来者无法理解她提出这个问题的用意,他思考片刻,给出了回答:

  “我是永生的。”

  “永生?”

  “永生。”

  “…………”

  长久地注视着他赤红的双瞳,女孩突兀地开口:“我叫欧萝拉,你的名字呢?”

  “…………奈塔弗恩。”

  刚解决另一个吸血鬼的这名吸血鬼——奈塔弗恩,长长叹了一口气,他毫不费力地抱起名为欧萝拉的幼女,走向森林的出口,将笼罩着浓郁血雾的古堡远远抛在身后。

  临近黎明,森林里那些只属于夜晚的生物们悄然隐去身形,静候下一个夜晚的到来。或许近期内会有不少人光顾此地,又或许这里曾发生的一切都将被世界所遗忘,但对于它们来说,值得期待的唯独阴森漆黑的无月之夜,只有在那样的夜晚,它们才能在这森林里肆意狂舞,吞噬所有带着光明的事物。

  现在,长夜已过,破晓即将降临。

  故事,就此开始——


评论(1)
热度(2)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