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阳炎同人】让我听见你的哭泣 02

2.Who Am I?


  “医生……我是谁?”

  “………………”

  医生把靠椅拖到床边,沉默着坐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喂,医生…………”

  “我等会带你去做个脑部CT,”医生打断他的话,自顾自地在病历上写着什么。“啧,果然大脑也受损了吗。”

  “……果然?”他反应很快,立刻抓住了医生话语中的重点词语。“‘果然’是什么意思?”

  “你被送到这里时身上没有哪一处未受损,老实说,你能活下来都是个奇迹。”

  ——奇迹。

  脑中似乎隐约闪过了些什么,但它们模糊又缥缈,还未等他抓住,只一瞬间便再度沉入黑暗之中了。

  “对了,这个。”有某样东西让沉浸于病历中的医生回过神来,他起身走到床头柜前,打开柜子,拿出一张卡片状物体,并将其递给病床上沉思的他。

  他瞪大眼睛,以几乎是抢夺的方式从医生手里拿过了卡片——是一张学生卡,卡面磨损得很严重,大部分内容都被或长或短的划擦痕迹所掩盖,令人难以辨认,由此可见这场车祸的严重性,也让他切实地理解了医生口中的“奇迹”。

  不过幸运的是,大约位于姓名那一栏的一行字还能够分辨清楚。他将学生卡贴近眼前,如同沙漠中的植物渴求水分那样急切地辨认着那几个字。一笔一划,侥幸处于蛛网较稀疏的部分,仿佛下一秒就要挣开这束缚,向天空飞去。

  ——如月——伸太郎。

  他的名字是如月伸太郎。

  他真真正正地放松下来,虽然只有一个名字,虽然除了这个名字之外关于他的一切都是未知,但他松了口气,好像在水底挣扎的溺水者终于浮上水面,好像在黑暗中徘徊的迷途者终于看见一丝光明。

  “那么,你……如月,先等一下,我等等就来。”

  “啊……嗯。”

  多半是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当医生称呼他“如月”的时候,他的大脑呆愣了零点几秒才做出回应。

  医生摆摆手走出病房,临出门顺势带上房门,这间房屋再度回归到安静与空白。

  即便知道了姓名,他也仍未想起任何有关于这个名字的任何事,但管他呢,他很乐观,至少现在他明白自己是谁了。

  ——我是如月伸太郎。

  ——我是如月伸太郎。

  他发自内心地微笑。

  “久等——虽然这么说但我也只隔了不到五分钟就回来了。”

  医生的声音使他慌忙地收敛笑容——他一点也不想让医生以为他正坐在这里傻笑,他的脑子或许出了问题,但他的精神绝对正常。

  但是啊……拥有了名字,似乎连一片空白的性格也开始变得鲜活了,他不禁再次展开笑脸。

  “你在那傻笑些什么啊?”

  猛然抬头,医生正一手推轮椅一手叉腰,歪着头盯着他看,那眼神好像在看一个精神病人。

  “不会连精神也…………”

  “不,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放轻松放轻松,我开开玩笑。”

  在他的瞪视下,医生笑着把他扶到轮椅上坐好,速度平稳地将他推出病房。

  从纯白色病房出来,走廊仍是一片纯白。在遥远的走廊尽头,阳光穿过没有窗帘阻碍的玻璃,带着温暖照进这纯白的建筑物,窗外天空蓝得一点也不真实,美得令人感到虚假。

  他略带好奇地扫视途经的病房,它们无一不是紧闭着房门,无法让人观察到内部情形。但在经过拐角旁的一间病房时,他注意到房门打开了一条细微的缝隙。透过这缝隙,他看见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四周皆是沉寂的白色,连那人小部分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是病态的苍白,就好像……就好像他/她整个人马上就要融入这纯白,马上就要消融了一般。

  然后轮椅转弯,载着他转过拐角。

  他看不见那间病房了。

TBC

评论

热度(4)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