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Just a Story

不只如此,而是两者共存,

或者说结束于开始,

结束和开始永远在那儿

在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

万物永远存在于现在。


                            ——————《烧毁的诺顿》艾略特



  灯亮起来了。


  我是史丹利,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工作编号427,每天的任务就是坐在我的办公室里,面对着电脑一个按键一个按键地往屏幕上敲着字母。

  这些都是“他”告诉我的,那个不知何时在我脑中响起的声音。但对于我自己而言,公司、任务或者其它什么东西对我来说毫无印象,我对现状的一切了解皆来自于脑袋里回响着的声音。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也没有告诉过我,事实上我们从未有任何沟通,他自顾自地说着,用那低沉平缓的声音,像是在念着某个故事的剧本。

  于是我便按照他所说的——有时候也会反抗他的指令……也可以说是安排、叙述——在这幢大楼里四处晃悠,好像在寻找些什么。

  我所寻找的是什么?我思考着,身体的动作与反应仿佛下意识做出的一般,我的双脚不受我的控制,我的双手不受我的控制,就连我的视线也不受我的控制,就好像有谁躲在我的双眼之后,瞪着属于“它”的眼睛偷偷窥视着,窥视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我唯一拥有的只有我的思维,我只能不断地思考。


  有时候我会想:在脑中思考着的史丹利和到处跑动的史丹利,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史丹利?

  ——这样思考的时候,我正从升降台上跳下来,随即倒在地面,眼前一片血红。

  希望不会有人来罚款,我都不记得这家公司有没有给我发过工资。

  接着灯熄灭了。

  这就是结束了吗?

  几秒钟之后灯再次亮起。

  不,这不是结束,这是开始。

  我依旧站在我的电脑桌前,脑中他的声音是如此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我没有跳台自杀,也没有摔得血肉模糊,我完完整整地站在这里,一副正准备走出房门的样子。

  然后我就真的走了出去,仿佛刚刚踏上寻找“真相”的旅程。


  当然也有并未走出去的时候,我——或者说那位窥视者,固执地待在办公室里,门紧锁着,他一刻不停地叙说着,叙说着我是怎样在这间狭小的办公室中等待了几天,几个月,几年,最终等来了死亡。

  但我知道,这也不是结束。


  大部分时间他总是会忘记终结前发生的事,并在下一个开始时如往常一般说着同样的话。不过有的时候他也会记得,在那张荒唐的时间表前,他说他不愿忘记,我们在除了时间表以外空无一物的房间里等待着,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然后?然后灯熄灭了。

  在终结之后,开始再一次降临。

  他忘记了之前的事情,忘记了他曾说过“我不想忘记”。

  我所能做的,只有继续思考。

  在无止境的开始与结束之间,我思考着,在无数次死亡与重生之间,我思考着,或许一旦我停止思考我就会消失,因为只有在大脑中思考的我才是史丹利——他会注意到吗?

  幸运地,某次他终于注意到了,这个在构造诡异的大楼里到处乱跑的家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是“史丹利”,他大声质问着,可惜没人能给出回答。

  然后?然后灯熄灭了。

  他将会再次忘记这一切,我悲哀地想。

  灯又一次点亮。


  如果我能控制我的身体,我想,我会选择永远停留在那个被梦幻般的星光所填满的地方,没有虚假而短暂的自由,没有荒诞的狂想,没有黑幕之下掩盖的“真相”,有的只是永恒,以及夜空中闪烁着的群星。

  在那里,我们都能感受到幸福。

  不过显然有人不这么想。

  所以史丹利无视了声音的请求,一次又一次从高台跳下,最终迎来又一个结束。


  自那之后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们被机器碾成肉酱却没有结束,久到“她”的声音凭空响起,久到我们沉默不语地走在博物馆青白的地砖上,在一个个展台前稍作停留……最后我们重新回到运输机上,面对着曾经将我们粉碎的机器。

  其实有一点她说的并不正确,我们从未希望毁掉彼此,也从未希望控制彼此,在开始与终结的无限死循环中,自由本就毫无意义。就像我很久之前说的那样,我们所期望的,只有永远停留在那个让我们都感到幸福与快乐的地方。


  “无论你现在在做什么,快选择!不要让时间来帮你选择!不要让时间——”  


  ESC→退出到菜单→退出游戏


  灯熄灭了,永远地。


  现在这里真正的只剩下我们了。


  在一片漆黑之中,熟悉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又或许是从四面八方响起:


  "Stanley,is that you?"


  我思考着,给出了回答:


  “Yes.”




  但这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这就是你们所想要的结局?


  不,这不是结局,这是新的开始——是新生。


  THE END IS NEVER.

评论(2)
热度(30)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