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趋光性

  “昆虫的趋光性致使它们不顾一切地投身于烈火,燃烧殆尽——”

  燃烧殆尽。

  燃烧。

  所以不得不在黑暗中徘徊。

  但却无法遗忘某束亮光,被名为“执念”的强大枷锁所禁锢在这混沌的大脑这残败的思绪中,那亮光是多么的诱人,让人不禁伸出手臂拥抱。

  令人遗憾的,它并没有称得上是“手臂”的器官,于是从那一团分不清是何种生物的肉块中,三条触须颤颤悠悠地探向半空,触碰着它臆想中的亮光。

  ——事实上说“臆想”也确实是高估了它的思维能力,在那胡乱堆叠的肉块里,你很难找到一块完整的脑组织,支配着它的行动的只剩下本能,和“执念”。

  昆虫可悲的趋光性。

  因此它不厌其烦地兜着圈子,一次又一次爬过空无一人的角落,所经之处留下粘腻的分泌物,沾湿水泥地面,而后干竭,接着再次沾湿。它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它也不可能知道,它仅仅是凭借着本能,探寻它的“光”。

  这并不是个非常宽广复杂的空间,虽然时间将其拉长,延展,折叠,但时间能做到的终究有限。它能感觉到它正逐渐接近亮光,因为每靠近一步,那破碎的脑里的模糊影像就会越清晰一分。

  “……保…………”

  它甚至开始发出一些人类的语言,尽管只有零星的单音节。它感到一丝丝莫名的振奋,它加快了移动速度。

  那光越来越明亮了,仿佛就在它的面前,这让它伸出了触须,它想触碰一直以来只存在于臆想中的亮光——而这次,它们不再是臆想。

  “……保…………护…………”

  就快了,零碎模糊残缺不全的记忆就快拼成完整的图像了。耀眼夺目仿佛要将视觉也消融的光芒,少女的身姿少女的笑容从迷雾中浮现,就好像蝴蝶挣开了蛹,在温暖的阳光下抖动着翅膀。

  “砰”

  世界突然熄灭了。

  蝴蝶的翅膀被烧成黑灰色的灰烬。






 少女跌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手中的枪顺势滑落。

  意味着精神崩溃的泪水涌出眼眶,难以停止,它们顺着脸颊落于地面,与怪物喷溅出的暗红血迹混杂交融。

  “骗子……”少女止不住地抽噎,双手沾满血迹与尘土,此时毫无顾忌地擦着脸上的泪水。“……说好,说好保护我的…………”

  “现在……现在跑到哪里去,去躲着了啊!骗子!”

  “出来……拜托你快出来!不要让我一个人面对这些东西啊!”

  最终哽咽变成了嚎啕大哭,少女悲惨的哭声在阴森的空间里回荡着,回荡着,却无法传递给任何人。



  火焰将要熄灭了,昆虫奋不顾身的投于火中,也不过只能燃起一瞬火光。


  光明终将熄灭。

评论

热度(2)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