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伸】We Are Alive 02

*久违的更新了

*大概会陆陆续续地填坑

*别太相信上面那句话

02

  一时间伸太郎陷入迷茫,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下这个正用剪刀抵着他脖子的家伙的那句话到底想表达什么,“你为什么还活着”——伸太郎视线聚焦于对方脖颈上那条鲜明的伤口,非常想把这句话大力甩回他脸上。

  ——带着这种伤口的你,为什么还活着?

  然后伸太郎再次被ENE的大呼小叫拽回现实,他轻微颤抖了一下,意识到眼下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呃……”

  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抚面前情绪极不稳定的潜在杀人凶手,然而一张嘴只能发出单调的音节,伸太郎郁闷地咬住下唇。

  在僵持了几分钟之后,伸太郎二号最终自行平复了情绪(又或者是疲于维持这个姿势)。他松开手,任凭剪刀摔在地上。金属撞击木地板,发出并不那么清脆的响声。

  “我是如月伸太郎。”突兀并且毫无必要的自我介绍,声音略带沙哑,或许是因为那个伤口?

  “哦……哦!好巧啊我也是!”

  话音刚落伸太郎就想给自己一巴掌以便拍醒一团浆糊的大脑,电脑里的ENE也被这蹩脚冷笑话一般的发言震慑住了。一时间迷之沉默填满整个房间。

  “不不不我是说……”急切地想说些什么来弥补,但可悲的是伸太郎发现此时此刻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这世界上能有几个人会在某天突然接到迷之双胞胎兄弟(?)的拜访?而且这个“兄弟”还拿着剪刀,气势汹汹地要干掉自己。

  脖子上还带着致命伤。

  伤口还在不紧不慢地滴血。

  噢伤口,伸太郎觉得这大概是一个切入点,虽然这个切入点多半会带来一段不怎么愉快的谈话。

  “你的……”他指了指伸太郎二号的脖子。“那是怎么回事?”

  显然这不是个好的话题,因为对方的脸色猛地阴沉下来。伸太郎意识到自己大概又说错话了,于是他条件反射地闪向一旁以躲避即将刺过来的剪刀,不过他很快想起来剪刀正躺在地上。与此同时对面的人用一种极其淡漠的语气开了口:

  “我自杀了。”

  伸太郎看向二号的眼神仿佛看见自动贩卖机装着他刚扔进去的硬币长出翅膀飞走了一样,而在他还未来得及消化这句话之时,另一个炸弹紧跟着砸了过来:

  “我确信当时我已经死了。”

  说到这里时他嘲讽似的笑了一声,伸手抹了抹脖子,看着满手血迹出了神。

  鬼使神差地,伸太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慢慢按上对方的胸膛——事先声明这绝不是袭胸——伸太郎二号似乎也被他的动作搞懵了,仅仅是呆看着那只手伸过来。

  一片寂静。

  在本应充满生命跃动的胸腔里,伸太郎只感受到了死一般的寂静。

  或者说那就是属于死亡的寂静。

  想想也对,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心脏还继续跳动的话,血液不就会全部从脖子上的伤口里流出来了嘛,而且说不定还会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喷涌不止——带着颇为学术的想法,得到意料之中结果的伸太郎收回了手。

  “你确实是死掉了。”

  “……是吗。”

  迷之沉默再度降临。伸太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脑子里轰一下炸开了花,“我刚才在干嘛?!”“卧槽我在给一个颈动脉破裂的人测心跳!”“为什么我会在意这东西啊?!”诸如此类的弹幕飞速划过眼前。伸太郎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因为CPU超载而死机晕过去。

  就在此时突然响起敲门声,把死机的伸太郎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伸太郎二号同时惊醒。伴随着敲门声的还有伸太郎母亲催促他吃饭的声音。

  “马马马马上就来!!”

  伸太郎爆发出不符合宅男平均值的力量抓住二号的胳膊将他塞进衣柜同时小声嘱咐他不要乱跑。关紧衣柜之后他又连威胁带哄劝地告诉ENE不要乱来——鉴于熊孩子喜欢捉弄人的天性,伸太郎认为这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最后他关上房门深深叹气,借着午餐时间开始梳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TBC

评论(1)
热度(10)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