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沉默少女与盲目少年

世界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被人们观测到。

 世界之所以是这样的模样,是因为人们眼中的世界就是如此。

 动物眼中的世界、昆虫眼中的世界、浮游生物眼中的世界……这个世界上生活着的许许多多生物所观测到的、各不相同的世界,它们交织在一起,就像一条条丝线,编成名为“世界”的大网,构成大家存在于此的世界。

 这样的丝线,就算少了一条,也不会对“世界”这张大网产生任何影响吧?

 

 

1.

 某一天,世界消失了。

 啊,请不要在意,消失的只不过是她一个人的世界而已,对各位不会有任何影响。

 回到原题:她的世界消失了。

 眼前完全漆黑,耳畔一片寂静,嗅觉丢失,触觉丢失,方向感丢失。

 几秒之前她还在与面前的人争吵,几秒之后那人的声音、那人的姿态、连那人发间清淡的香味也被一同抹消了。

 整个人身处于混沌的黑暗之中,上下左右完全分不清,自己现在已经因为失去平衡而跌倒在地上了吗?自己现在已经因为过度震惊而大声尖叫出来了吗?那个人已经因为自己的突变而惊慌失措了吗?她一点也不知道,作为承载“她”这个个体的载体的世界已经消失了,与其他世界的交集也被切断了,她不知道此时自身发生了什么,不知道那个人的反应如何。

 

 简直就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她的视觉恢复了。

 

 那映入眼中的、冲击性的画面是————

 

 

 

0.50【间章之一】

  “她因为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刺激而造成选择性失忆,以她现在的年龄来看,为她的身心健康着想的话建议不要过早尝试恢复记忆,尽量等到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之后再考虑回复记忆的事。”

  “这样啊…………你啊,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

  “啊,就算这样逼问她……来来来,放松一点,不用这么紧张,想不起来的事就别去想,好吗?”

  “……………………”

  “嗯?怎么了?”

  “……………………”

  “可以…说话吗?”

  “……………………”

  “医生……这……”

  “……看起来比想象中的还严重啊,不仅仅是选择性失忆,还伴随有失语症吗……唉,毕竟看到了那样的场面……”

  “失语症?怎么会……”

 

  在大人们的注视下,幼小的少女低垂着头。

  面对大人们的提问,她无法回答一个字,就好像忘记了如何说话一般,她只能大睁着双眼,以茫然的目光回答他们的问题。

  不过即使能够说话,她也无法回答他们的疑问,因为她所记得的只有一声凄惨的尖叫,从自己喉咙深处刺出,划破空气。那是她所发出的最后的声音。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吗?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床边一个人也没有。

  一个人,也没有。爸爸,妈妈,谁都不在,连姐姐也……不,那时候姐姐已经……

  姐姐带走了她的记忆,也带走了她的声音,却什么也没留下。

 

0.55【间章之二】

  幼女将茫然的目光移向地板上的纹路,避开他人有意无意的视线。那些人的视线就像烧红的烙铁,在身上留下烧焦的伤疤。

  丑陋的、永远也无法消除的伤疤。

  来回审视着,怜悯、惋惜、不安、好奇、恐惧……很多很多种情感混杂在一起。

  一遍又一遍地扫过,微妙的窃窃私语,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偷偷摸摸地紧跟在背后,然而看过去的时候却只能得到虚假的微笑。

  「呐,那是…………的孩子吧?听说…………死了呢。」

  「……真可怜…………一个人……那样的场面……」

  「不过啊……听说…………是个奇怪的孩子…………」

  「大概…………也有问题吧……毕竟…………」

  「……嗯嗯……以后…………离远点……」

  「咿呀…………看过来了………什么啊…………眼神………」

  「………果然…………真是的………恶心………」

  「明明…………她姐姐…………」

  「……是啊…………真惨……」

  「………………」

  「……………………」

  「………………………………」

  伤疤越来越多,一层层一层层印在表面,没有空余的位置就覆盖在旧伤疤之上。

  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重重叠叠。

  细小但嘈杂的噪音如同夏日围绕在耳边的蚊子,一刻不停。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开始的时候幼女会因为疼痛而偷偷哭泣,因吵闹而烦躁苦恼,不久之后就已经感觉不到痛了,习惯了的疼痛与杂音可以统统无视,可剩下的疑问怎么也解不开。

  ——到底为什么伤疤(视线)会满怀着恶意深刻在(注视着)皮肤(我)上呢?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呢?

  过了很多很多天,幼女在恶意的伴随下长大成为了少女,于是就连这一点点疑问也消失不见了。

  什么都没留下。

  只有封死的内心与高筑的外墙。


  很久很久之后,当少女与某人谈到这件事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

  “那种感觉就像,你睡醒起床之后发现大家都开始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你了,父亲母亲也像变了个人一样对你爱搭不理,把你当空气,家里每天阴沉沉的。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他们的眼神、语气、乃至一举一动都好像在暗示——”

  “‘这都是你的错’。”

  “可对我来说只是……普通的睡了一觉而已。”


评论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