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盘与无归属之人

(意味不明的段子,大概属于某个长篇?)



   一刀两刀三刀。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给人收拾烂摊子?”

  四刀五刀六刀。

  六人,解决完毕。


  诺恩甩掉刀刃上沾染的血迹,赌气一般用力将长刀插进刀鞘,顺便踢了躺在地上装死的莫里恩一脚。

  “喂,起来,让区区六个杂碎把你揍成这样,没出息。”

  莫里恩闷哼了一声,磨磨蹭蹭爬起来,小声嘟囔:“你以为谁都跟你这怪物一样啊。”


  也不是一次两次被人叫做怪物了,可每次听到还是会觉得难受。


  “听着,如果你不想被送进地狱的话,找到他之后最好别在他面前这么评价我。”诺恩一边对莫里恩说着,一边用脚踢散浸了血的沙土,扫出一片干净地方,然后直接坐在地上,抬头仰视他。

  视线从下方而来,莫里恩却觉得自己正被俯视。“这算是威胁?”

  “是忠告。”

  “哈。”


  “所以说,在你被揍个半死之前得到了什么消息?”

  “你就这么在意那具骷髅?”

  “与你无关,接了委托就好好办事,办不成我找别人,别老问东问西。”

  视线锐利得像她收在刀鞘里的长刀,薄刃划破空气,发出怒吼一般的尖啸。被这样的视线长时间注视着,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躲开。

  “…………没…”

  “什么?”

  莫里恩的声音估计连他自己都听不清,诺恩眨了眨眼。

  “…………那群人只是单纯的强盗,我……上当了。”


  真没出息,连自己都不得不承认。

  说到底还不是这家伙的委托写得太含糊其词,谁能猜到一张小小的寻人委托背后的委托人居然会是传说中戒律守备团通缉榜排行第一的“杀神无名”?估计半辈子份量的霉运都瞬间集中在伸手揭下委托的那一刻了吧。

  诺恩看着他青肿的眼角,长叹一口气:“你被辞退了。”

  “啥?!”

  宛如一道晴天霹雳正中莫里恩的天灵盖,他当场愣住。

  “事到如今我算是明白这事的危险性了,虽然最近烦心事不少,但接下来还是让我自己调查吧,我会付给你应得的报酬。”

  “没有尽早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这是我的错,抱歉让你接了这么糟糕的委托。啊啊,果然是平静的生活过久了么。”

  起身拍掉灰尘,诺恩朝莫里恩摆摆手,转身准备离去。与此同时莫里恩似乎看见某种收敛已久的尖锐情绪出鞘了,寒光震慑得周边空气都在颤抖。


  明明只是个少女,明明独身一人,明明比自己还小几个月,明明正苦于守备团的搜寻,即便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不愿意寻求他人帮助,执意独自撑下来吗?


  “等等!”

  不知从哪涌上的冲动,莫里恩叫住了正远去的那个身影。

  “你……完全可以借委托之名把我当作棋子用出去,为什么不这样做?”


  在这个毫无秩序可言的世界,在这个早已崩坏破碎的世界,力量才是规则,只有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才能成为执棋手——诺恩·奈姆,“杀神无名”,完全可以成为掌控棋局的人,然而她却甘心做一枚棋子在棋盘上砍杀,被人耍得团团转。


  “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人?”

  莫里恩张着嘴但说不出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听好了,我不会把任何人当作棋子,也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棋子。我,不属于任何一场棋局。”


  尾音留在空气中,蓝色的身影远去不见。莫里恩原地呆愣片刻后,突然大笑起来。

  “有趣!比传言中的更加有趣!”

  猛地收住笑声,莫里恩歪着脑袋自言自语:


  “那就让我看看,不在任何棋局中的你,要怎样破解这场局。”

评论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