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雷雨云和蒸气泡①

没有粮食只好自己割腿肉咯_(:_」∠)_


#ff14

#剧透注意

#暗骑30~50级职业导师弗雷x光之战士

#私设有,非官方设定光战

#前置剧情:因为某些原因,光呆黑暗面并没有完全回归本体,继续以“弗雷”的身份留在光呆身边。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1.

 

  “为什么会同意那种危险的计划?!”弗雷拍着桌子,怒吼声几乎震穿冒险者的耳膜。而后者只是讪笑着,视线转来转去,就是不肯老实看向那怒气汹涌的眼睛。

  又惹弗雷生气了……冒险者暗自叹气,即便隔着头盔他也能猜到对方此时是什么表情。

  “但是除了这个计划,我们想不出也没有时间去准备另外的方法了。”

  这是事实,教皇、帝国,这两座大山仅是投下的阴影就足以压得冒险者一行人喘不过气,而眼下各方势力都陷在自家麻烦里,哪有余力抽手来帮助他们?幸好还有西德这个强力后援,这次的计划才得以成型。

  “而且,也不止我一个人上浮岛,艾斯蒂尼安他们也会一起战斗。”

  显然这不是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冒险者看到弗雷的双眼里浮现了熟悉的阴郁。

  “是啊有他们在就够了,少你一个又怎样?”

  “再怎么说我也是和诸多蛮神战斗过的光之战士啊,怎么能把战友推在前线,自己躲在后面呢。”冒险者笑起来试图缓解气氛,可弗雷只是直勾勾盯着他,盯得他浑身不自在。

  “咳……弗雷?”

  被叫到名字的人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俯视坐在桌旁的冒险者。

  “那么,艾欧泽亚的大英雄,海德林的光之战士,”这个开场白让冒险者心里一惊——通常情况下这意味着弗雷的不满已经达到了顶峰。

  “你有仔细想过吗?这跟以前的蛮神讨伐战可不是一个概念,不管是从浮空岛掉下,还是被俾斯麦吞进肚子,后果不可能是受点轻伤重伤,”弗雷停顿了片刻,直视冒险者的眼睛,“你会死。”他说。

  冒险者垂下脑袋,声音有些底气不足:“……一直以来我都是拼死和蛮神…”“那根本不一样!你明明自己心里很清楚!”

  冒险者一下子收了声,他眨眨眼,抿紧双唇。

  弗雷的话就好像一双按住他脑袋的手,强迫他正视那个他一直故意忽略的问题。

  以前无论受多严重的伤,海德林的加护总会让他顺利活下来,可这次场地环境的硬性限制,恐怕连海德林也无能为力。

  光之战士,艾欧泽亚的英雄,终归是人类,从云海坠落会死,被蛮神吞食也会死。

  死亡,对冒险者来说是个陌生却又近在咫尺的概念。伊芙利特的炽焰灼烧皮肤的时候,泰坦的震怒压迫身体的时候,迦楼罗的狂啸划破脸颊的时候,他几乎能感受到,死神的袍角正拂过肩膀。

  在与利维亚桑的战斗之中,这种感觉格外明显。滔天巨浪席卷而来盖过天空的瞬间,呼吸凝滞,心脏几乎停跳,半秒之后才意识到头顶还有以太防护罩的保护。

  他害怕,他恐惧,他站在比人类高大数倍的蛮神面前,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

  然而他不得不去战斗,他肩负着人们的希望,他把绝望的人们一个个从深渊拉回来。

  但是,拯救无数人的英雄,又由谁来拯救呢?

  有人回应了他的呼救,有人握住了他伸出去的手,有人不会把英雄的重担架在他肩上,有人为他挡下致命一击——

  ——有人因此献出了生命。

  那么,就只好把那些脆弱,那些柔软,那些无声的求救与诉苦全部塞进箱子最深处,不再流露,装作它们不存在,用坚韧不拔的外墙层层包围。

  艾欧泽亚的大英雄,无畏蛮神,不惧死亡。


  直到被人温柔地拥抱着,冒险者才察觉到自己正在发抖。

  弗雷不知何时取下了头盔,但这个拥抱的姿势让冒险者看不见他的脸,他只能听见耳畔低沉的嗓音。

  “你很害怕。”那个声音慢慢说。“你害怕失败,害怕疼痛,害怕死亡。你和帝国兵交战留下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你知道这和以往的讨伐战都不一样,你害怕高处,害怕没有护栏的浮空岛,你觉得自己甚至没法在岛上站稳。”

  箱子里的负面情绪最终容不下了,它们喷薄而出,“弗雷”由此凝聚而成。

  “你想拒绝这个计划,你讨厌拿性命做赌注。”

  “有时候你会想,这一切和你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你要拼尽全力去拯救那些和你素不相识的人?只因为你是‘光之战士’?”

  也只有“弗雷”听得最清楚,那些发自内心的困惑与迷茫。

  “你想后退,身后却没有退路。”

  冒险者头靠着弗雷的肩膀,眼泪不知不觉滑落,在弗雷的盔甲上留下一道水痕,恍惚之间竟没分清喃喃低语的是弗雷还是他自己。

  沉浸于负面感情的冒险者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周身围绕起了一层朦胧的黑色雾气,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黑雾源自冒险者,正一缕缕飘向黑铠的骑士。

  黑骑士不着痕迹地,一点一点,收紧双臂,仿佛要将二人融为一体。


大概是TBC


评论(1)

热度(9)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