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雷雨云和蒸气泡②


#ff14
#剧透注意
#暗骑30~50级职业导师弗雷x光之战士
#私设有,非官方设定光战
#前置剧情:因为某些原因,光呆黑暗面并没有完全回归本体,继续以“弗雷”的身份留在光呆身边。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2.

  直到最后弗雷也没有明确表示同意这个计划,只是在战斗开始之前一如既往地拿着幻杖,与冒险者形影不离,浑身上下散发出“别拦我上浮空岛”的气场。而通常会劝说弗雷不要参战的冒险者今天却格外安静,似乎对地上的花花草草产生了极大兴趣,低垂的脑袋就没抬起来过几次。

  阿尔菲诺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游移着,几度想开口说些什么,但迫于古怪的气氛,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之后的一切都很顺利,光之战士在云神讨伐战中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就和以往的每次战斗一样强大。伴随核爆绚丽的光焰,核心应声而碎,俾斯麦哀鸣着坠入云海,淹没在了重重云雾之中。

  “成功了!”西德驾着飞艇停在岛屿一侧,“接下来只用去回收钥匙,在那之前赶紧上来吧,浮空岛能承受的撞击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冒险者暗暗松了口气,他既没有摔下去,也没有被那只大鲸鱼吃掉。俾斯麦的撞击震得他有些头晕,但除此之外没有伤亡,完美的结束战斗。

  然而当他放下心来的时候,本应消失的云神俾斯麦突然跃出云海,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挣扎着撞向岛屿。而在那上面,还未登艇的阿尔菲诺茫然地看着飞艇上表情震惊的人们。

  在一片惊呼声中,浮岛和云神一同塌陷碎裂。失去了浮空能力的碎块接二连三下落,连带着阿尔菲诺。

  “阿尔菲诺!”

  “等等!回来!!”

  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先于思维,等到冒险者的意识归位重新运转的时候,他已经跳出飞艇,抓住了阿尔菲诺的手臂;弗雷几乎与冒险者同时行动起来,但他伸出去的手,只来得及碰到对方飞扬的衣角,质地柔软的法袍像是阿巴拉提亚云海的暖风一样擦过指尖,离他越来越远。

  仿佛与很久之前的某个场景重合,那个身影远去了,丢下他一人。过去和现在相互交织,决然赴死的某个人,哀求着挽留的某个人,光影层层叠叠,严丝合缝。

  孤岛,撞击,坠落。

  孤舟,海啸,沉没。

  一切都未曾改变。

 
   就在黑骑士茫然失神之时,另一道影子飞速掠过他身边,踏着飞艇围栏猛冲了出去。紧接着是绳索与木板摩擦的声音,绳索绷直的声音,绳索被拽动的声音。

 “两个笨蛋。”

  一手拖着冒险者以及阿尔菲诺,另一手拉着绳子的龙骑士如是说。

  等到骚乱平息,大家都冷静下来时,西德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企业号的飞行速度肯定要比阿尔菲诺的下落速度要快。”

  所有人齐齐看着他。

  “所以,为什么要用那么危险的方式救人?”

  “…………”

  一时间气氛陷入迷一般的沉默。

  “你们三个都是笨蛋呐。”伊塞勒最先笑出声,随后众人跟着笑起来。阿尔菲诺不太明白为什么连自己也被划分到了笨蛋行列里,只好一起腼腆地笑着。并且,说实话,当冒险者抓住他的瞬间,阿尔菲诺下意识地安了心——因为光之战士来救他了。

  只有站在角落的弗雷与这气氛格格不入。他后退两步,彻底将自己置身于阴影之下,浅金色的眼珠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冒险者的笑脸。

 “………既然如此…”

  他低语着,有黑红的阴霾从脚底盘旋上升。不远处的冒险者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转过头来正好和弗雷眼神相对。不过这次,却是后者先移开了视线。

大概是TBC


———正文无关的碎碎念——— 

 关于这次俾斯麦讨伐战的配置:

读条魔,躺尸龙,黑骑加点而且只奶读条魔的白魔,心情好奶一口心情不好读毁灭的召唤,以及……呃,冰女(?)

没有T啊爸爸,这怎么玩?

一行人在欢声笑语之中打出了GG

关于艾斯蒂尼安如何空中救人:

只见那龙骑士提起长枪飞身一个破碎冲……光之战士,卒。

光呆:你憋过来!等我开个坚壁w(゚Д゚)w!

评论(3)

热度(4)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