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来自遥远过去的悠久之歌①+②

(遥远过去之歌系列第二弹,什么你说第一弹呢?啊哈哈哈哈我怎么知道)




0.

  今天也有魔物前仆后继地前来“驱逐异类”。 


  今天也有勇者前仆后继地前来“讨伐魔王”。



1. 

  随意劈出一刀,面前气势汹汹的勇者就“扑通”一声倒地了。

  希尔斯收起武器,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身后倒下的勇者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也只是在血泊中扑腾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最近数量增加了不少,质量倒是越来越渣——这是“异端骑士”希尔斯对近来勇者们的评价。

  “异端骑士”——大陆上的人们如此称呼希尔斯。“明明是人类却站在魔王一方的异端”、“人类的叛徒”、“魔王的走狗”等等诸如此类的都是希尔斯的代名词。

  而希尔斯本人倒是一点也不在意:“随他们喜欢啦,反正我天天呆在屏障附近也见不到几个人,除了上门找茬的勇者们。”他如是说。

  其实上门找茬的勇者们也没有多少机会当着希尔斯的面用这些名词称呼他,因为往往当他们看见希尔斯第一眼时的下一刻,他们就已经倒地了。

  “异端骑士”很强,强到前去挑战的人无一不是惨败。但是即便他如此强大,每天仍有勇者或单枪匹马,或拉帮结伙的去找虐。


  ——今天也同样如此。




2.

  回去的途中,希尔斯毫不意外地发现了躲藏在大树后面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魔物,一看就知道是等着偷袭的。

  长叹一口气,烦躁和恼火齐齐涌上心头,希尔斯难得违背了艾弗里“不许虐待人类\魔物”的命令,抓起树后魔物的脑袋用力砸向树干顺便给了它一个九连击,然后扬手将其抛向远方。
 看着高速远去的黑点,希尔斯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但也只是“一点”而已。

  最近几天希尔斯的心情整体处于极度烦躁之中,原因基本有三个:一、越来越多的废物勇者。二、越来越少的能光明正大出来战个痛的魔物。三、昏睡地点越来越奇葩越来越难找到的魔王。

  这其中的前两条还可以轻松解决,麻烦的是第三条。

  希尔斯回到城堡推开艾弗里徳的房门——意料之外而又在情理之中的空旷。

  希尔斯不满地哼了一声,因为欺负魔物而难得变好的心情此时再次跌到谷底。

  魔王(伪)艾弗里的行动毫无规律,突然心血来潮想要飞到月球上去观光对于他来说是完全有可能的,当然如果艾弗里真的跑到月球去了,希尔斯就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毕竟去到地外星球这种事不管是魔物还是人类都无法做到,除了不知该如何分类的艾弗里。

  不,艾弗里是人类,完完全全的人类,只不过多出了不知从哪来的魔力而已——希尔斯如此坚信着。

  ——反倒是拥有不管是人类还是魔物都可以轻松打倒的这份可怕力量的自己更像是异类呢。

  脑子里漫无边际地想着无关的事情,希尔斯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地下室。

  一边考虑着“这里很冷不适合打瞌睡”一边调转方向的希尔斯忽然敏锐地捕捉到了细微的呼吸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希尔斯走到了一台废弃的壁炉前,带着“到底是怎样才能睡到这里面?”的疑问,希尔斯成功地拖出了正呼呼大睡的魔王大人。

  “艾弗里,醒醒。”

  “Zzzzzz”

  “……喂,吃晚饭了哦。”

  “Zzzzzz”

  “再不起来我就揍你了!”

  “Zzzzzz”

  “………”

  在威逼利诱无果之后,希尔斯放弃了语言劝说,直接按着艾弗里的脑袋砸向地板,没有控制力道,即使砸到脑浆迸出也无所谓,反正魔王大人的魔法会将他四分五裂的颅骨完美修复,速度快的话甚至不会感觉到一丝疼痛。

  希尔斯满怀着恶意加大力道——然后在最后一刻被魔法拦下了。

  “希尔很喜欢攻击头部吗?”

  艾弗里虽然闭着眼睛,可声音听不出一点困倦感,令人完全想不到声音的主人刚从深度睡眠中醒来。

  “这是给你的特别优待,感谢我吧。”

  希尔斯松开手,顺势拉起坐在地上的艾弗里。

  “是吗——刚才那只似乎也受到了同样的优待。”


  被看到了?


  希尔斯用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艾弗里,后者则一副“怎么样我厉害吧”的表情直面希尔斯的目光。

  “我也不是每天只顾着睡觉,睡着的时候我可以可以全方位监控周边情况哟,啊特别是希尔的行动~”

  “什么啊那是,好恶心。”

  一想到自己可能无时不刻的被这个变态注视着,希尔斯就很想一拳揍翻眼前自豪得快飞起的家伙。

  “安心啦,我不会把希尔无聊的时候干的蠢事说出去的……好痛!希尔住手!好痛不要打脸啊希尔!”

评论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