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真实的故事

  “上吧骑士,我们就由你来保护了!”

  被点到名的骑士摸了摸自己在路边商人那里买的打折钢盔,又看了看穿着一身加隆德出品盔甲的黑骑,不情不愿地展开了忠义之盾,一步两磨蹭地走向奥丁。

   隔壁的龙骑早就蓄势待发了,还没等骑士的飞盾扔出去,只见得一道红光划过,伴随着龙的咆哮声,龙骑一枪正中奥丁。这声势浩大的攻击引起了黑甲骑士的注意,他一拽缰绳,黑马嘶鸣着调头。斩铁剑随意劈下,措不及防的龙骑硬吃下了这一剑,差点跪倒在地。

  “不好!龙骑!”白魔焦急地挥动幻杖,而朝日小仙女的动作比她更快一步,龙骑的伤势很快恢复了。

  奥丁刚把注意力从这边的龙骑身上移开,转头又挥剑砍向黑骑,场面一度混乱至极,好在一番混乱的攻击之后,骑士终于稳定地吸引住了奥丁的火力。

  平砍了一段时间后,奥丁高举斩铁剑,似乎在蓄力准备攻击,黑骑高呼大事不好,一边继续挥剑,一边大声提醒骑士注意奥丁的真实斩。然而骑士终究还是反应慢了一拍,单手剑用力斩下,骑士遭受了巨大的冲击,险些失去意识。

  “撑住啊骑士,天赐祝福!”

  温暖明亮的光芒包裹着骑士,强大的治愈魔法瞬间唤回他的意志,他握紧了手中的剑,坚持战斗着。

  “大家,加油!”学者迅速写下一串咒文,小仙女挥动着翅膀施展鼓舞激励之策。

  “来了,是英灵冲击。”眼尖的忍者很快察觉到奥丁停止了平砍,开始释放魔法攻击,他提醒到:“白魔,做好准备!”

  果不其然,以奥丁为中心,一圈紫黑色的冲击波像飞刀似的呼啸刮过,八人身上全都被划出大大小小的伤口,血流不止。而就在奥丁放完英灵冲击的同时,治愈的光晕笼罩住每一个人,流血的伤口很快都愈合了。

  可是骑士没能撑过接下来的一个真实斩,正忙于治疗诗人和黑魔等人的白魔没来得及顾上骑士,而学者的魔法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骑士倒下了。

  “可恶……看过来啊你这个混蛋!”黑骑怒吼着砍向奥丁,正准备朝着诗人攻过去的奥丁停顿片刻,最终还是转向黑骑,斩铁剑毫不留情地挥舞。

  “这是……神枪冈格尼尔!奥丁交给我,你们快去解决那些枪!”

  “龙骑!振作一点啊龙骑!为什么……”

  “嘁……连反魔罩和坚壁都抵挡不住的攻击……不愧是上古斗神…………”

  “……不行了……撑不住了……”

  “诗人!没有你唱歌的话我的魔力该怎么办……”

  “真实斩……真的…好痛啊……”

  同伴们一个接一个倒下,而正当幸存的忍者以为下一个就是自己的时候,奥丁忽然走到了场中央,不知在默念着什么。

  “……糟糕,这是奥丁的最终绝杀——真·斩铁剑。”学者露出惊恐而绝望的表情。“失败了……我们彻底失败了……”忽然间她撇见了角落里呆站着的忍者,心底燃起一丝希望。“对了!还有极限技——”

  “继续战斗下去吧我的同伴们!”白魔高声吟唱起咒文,天使的白羽飘落于每个濒死之人的身上,重新唤醒他们枯竭的灵魂。

  然而此时奥丁的咏唱已经接近尾声,复活的队友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斩铁剑挥下,接着迎来再一次的死亡。

………………

………………

………………

………………

“我说,这第几次团灭了,dps行不行啊,每次读条都还剩25%的血,而且还是我这个诗人输出最高,这怎么玩?”

“我特么好几次开场就被收割,这dps能上去就有鬼了。”

“讲道理,骑士你会不会开减伤,后期真实斩几乎撑不过去,奶妈还要照顾dps,没空总盯着你。”

“那怎么不让黑骑T?一身蓝装不T让我穿着白装T,能抗住就有鬼了。”

“怪白装?你的减伤呢?”

“要我说你这奶妈意识也不行,肯定是奶T优先啊。”

“dps总吃技能怪我咯?诗人你别跳,吃技能吃得最多的就你。”

“神TM又把锅甩给我,我dps最高好吗。”

“明明是T的锅。”

“奶妈的锅奶妈的锅。”

“dps必须吃这锅。”

“——————”

“————”

“——”

放弃任务投票→是

“奥丁歼灭战”结束了……

进入了休息区

评论(2)

热度(4)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