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
#并没有出现弗雷的弗雷x光战
#大概对话流
#本来想捅刀的,写着写着画风就变了……

 

  “那么今天就这样,天色也不早了,回旅馆吧。”

  “嗯。”

  冒险者和同伴收起武器,闭上眼感受以太的流动,顺着地脉传送到了利姆萨·罗敏萨的以太之光。

  “说起来,”在前往旅馆的路上,同伴好像想起了什么,“之前一段时间你不是总会跑去伊修加德吗,说是去见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之类的,最近没见你去了。”

  冒险者的脚步不着痕迹地顿了片刻,轻描淡写地说:“那个朋友现在已经不在了。”

  “诶,不在了……?”

  “不不,不是那个意思,别这样看着我。我的意思是……”冒险者皱起眉头,似乎在搜寻合适的词句。“……他回去了。”

  “没错,他回到属于他的…家了。”

  “和家人重聚了啊,那是件好事呢。”

  “是啊,重聚,是很令人愉快的事。”不知为何冒险者有些心不在焉,“我为他感到高兴。”

  同伴侧过头看着冒险者,而后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正视前方。

  “是么?我怎么觉得这张脸怎么看都不像是开心的表情。”

  “不,我很开心。”

  “可是——”

  “我·很·开·心。”

  “他能回到他的归宿,他能够不再被痛苦困扰,我很开心。”

  “我知道他仍然和我在一起,这就足够了。就算再也见不到他,再也碰不到他,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再也没法和他面对面聊天,再也没法和他背靠背战斗,再也……我都不在乎。”

  “我一点也不在乎…………”

  “………………”

  “你……在哭吗?”

  “没有。”

  “你看眼泪都快……”“没有!”“好好好没哭没哭你别拔剑啊!”

  冒险者哐当一声扔下大剑,转身面对大海。摔在地上的大剑差点砸中同伴的脚。

  落日即将坠入海中,橙红的夕阳将海面也染红,火烧云翻卷着,点燃了半边天空。迎面吹来的海风略带腥咸,衣角随风飘扬。

  “你也能看见吗?”冒险者自言自语,声音几乎要被风吹散。“伊修加德的雪景很美,但我更喜欢利姆萨·罗敏萨的夕阳。”

  他停顿了很久,像是在等待谁的回答。然而响应他的只有下层甲板传来的嘈杂人声,和海鸥此起彼伏的鸣叫。

  半晌,冒险者长长叹气,抹了把脸,转回来踹同伴一脚:“赶紧回旅馆,忙了一天都快累趴下了。”

  意外的是,同伴对这突如其来的一脚毫无表示,只是直愣愣地盯着冒险者胸口,再用力揉揉眼睛,一脸仿佛正被莫古力围住跳舞的表情。

  “你……胸口在发光诶!”

  冒险者一愣。

  “我说真的,好厉害,这是什么新品种的法术吗?”

  这是……抬手抚上胸口,心脏在掌心下方鼓动,暖意随着心跳泵向四肢百骸。这种异常的温暖是全部源于他自身,还是说在其中参杂了……?

  这样啊。

  原来如此。

  谢谢你。

  悄悄地,悄悄地,冒险者勾起唇角浅笑。

  “喂,喂!不要无视我!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啊!?”

  “啊啊?你在说什么?这里风太大了我听不清楚。”

  “少来这一套——喂!”

  心情突然变得很好的冒险者加快脚步,把同伴的抱怨抛在脑后。

  太阳已经全部落入海平面以下,剩下的余晖犹如残烛之火,挣扎了一番之后也终于熄灭。星河随即横跨夜空,迎接明月的高升。夜晚的海城灯火通明,冒险者几乎要哼起歌,脚步就像这烛灯里的火苗一样明亮轻快。

  他一直都在,冒险者总算想通了。

  不论晓霞还是落日,晴空还是暴雪,伊修加德还是利姆萨·罗敏萨,他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即使看不见也触不到,但他明白——冒险者双手交叠于胸口——他们永不分离。

  就如同此时此刻他们正一同行走在海城的白砖路面上一样,今后也将,像这样一起四处去旅行。

  对吧?

 

END

 

评论(1)
热度(9)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