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诺恩拥抱住夏莉,她并不担心会被传染到瘟疫,因为这具身体里早已没有病毒,有的只是飞速流逝的时间以及即将迎来的终结。

  少女娇小的身躯颤抖着,诺恩能感受到她胸腔急促地起伏,幅度却一次比一次微弱。

  “我会……会死么?”夏莉哽咽着。诺恩没有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更用力地抱紧她。

  经过一段几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沉默之后,夏莉的呼吸不再那么急,而是变得短促而柔软。她的嘴唇贴着诺恩的左耳,声音轻柔缓慢。

  “你看,下雨啦。”她说。“我们这里很少下雨,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下雨呢。”

  “……我喜欢雨天,也喜欢…温暖的梦……”

  “…但是……雨会停,梦也……该醒了…………”

  她叹息般地呓语着,气若游丝。诺恩能感受到夏莉咽喉处声带的震动,就像夏末蝴蝶的振翅,无力,羸弱。终于,少女停住了呼吸,心脏不再跳动。死蝶从花梗上跌落了。

  突然间她又挣扎起来,轻轻挣开诺恩的怀抱,在她诧异的眼光中摇摇晃晃地走进雨里,仰着脸展开双臂像是在拥抱什么。夏莉布满青黑色块斑的皮肤在大雨冲刷之下逐渐溶解脱落,她曾经清澈透明的眼珠此时浑浊不堪,滑出眼眶,砸在地上被雨水融化。接着是肌肉,脂肪,内脏,大脑……诺恩悲哀地看着夏莉的血肉溶于雨水之中,溶于这场从时间尽头归来的暴雨之中。

  最后,带着黑斑的纤细骨架散出一股黑烟,跌落在地上,头骨调皮地打着滚,恰巧停在诺恩脚边。一如当初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夏莉,正好撞上路过那里的她。

  诺恩凝视着头骨,有些茫然无措。难以自制的悲伤像是深海里浮起的巨鲸,冲破海面扬起巨大而厚重的浪潮,浪花飞溅如同翻涌的泪水,与顺着额角流入眼睛的雨滴一同滑下。

  死城迎来终结之雨,枯骨散落满地。

  一切都结束了。


评论

热度(1)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