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死之国⑤

5.你是否能看穿那虚假谎言?


  起风了。

  城墙上刮起猛烈的风,亡灵法师秋雪的斗篷在风中翻飞。

  墙内是一个国家,不被任何人所了解、不被任何人所承认的国家。

  风吹落秋雪的兜帽,荒漠凌利如刀刃的风夹杂着沙粒划过脸颊,留下隐约疼痛。她重新带上兜帽,将固定的斗篷长带又束紧了几分。

  几十米高的城墙,不慎坠下绝对是百分百死亡。然而亡灵法师抬头望向城中心的城堡,就这样倾斜身躯,从城墙边缘跃下。风在耳边呼啸,秋雪像鹰一般向下俯冲,不过下方并没有猎物,只有坚硬的青石砖地面。她在距离地面五米左右的位置翻身调整了下落姿势,最后轻巧地踩在地面。

  落地那一瞬间似乎一切都静止了,法师的斗篷悬在半空,黑色发丝保持着被风吹起的状态,但半秒后地面猛然下塌,强大的冲击力停滞了一瞬才终于作用于地面。青石砖以秋雪落地的那只脚为中心,向周围层层碎裂崩陷,半径六米范围内的地面全数损毁,巨响在房屋间回荡。

  “动静似乎太大了点。”

  亡灵法师自言自语着,脸上挂着毫无悔意的笑。

  很快,听到响动的卫兵朝这边聚集而来,纷乱的脚步从四面响起。秋雪环顾四周,所幸的是附近没有任何目击者。这里大概是离城内繁华地区较远的区域,几间空屋飘满灰尘,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秋雪快速冲进一间空屋,打开柜子躲了进去,很快尘埃再度静下来,掩盖了闯入者的痕迹。



  少年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头顶是老旧的木制天花板。

  揉揉一脑袋杂乱的黑毛,少年翻身下床。他隐约记得自己是在荒漠中迷了路,接着因为长时间滴水未进加上燥热的环境,体力不支晕倒在地……现在看来似乎是被路过的好心人带回了家。想到这少年深感幸运,要是在那荒郊野外一直躺到天黑,恐怕他就再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啊,你醒了啊。”

  屋外传来少女清亮的嗓音,少年顺着声音看去——身穿白色长裙的黑发少女从门后探出头来,眨着天青色双眼,脑后高挑的马尾活泼地甩动。

  “嗯……那个…这里是?”

  “这里是我家,爸爸发现你倒在外面,就把你背回来了。啊对了,你感觉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少女踩着灵巧的步子蹦进屋内,手里端着一杯清水,递到少年面前。

  我当然知道这是你家……少年一边默默吐槽一边接过水杯,一口喝尽杯中的水后他答到:“感觉还行,没哪里不舒服,就是口渴。”

  “也对啦,外面天气那么热。不过城里就好多了。”

  少女拿着杯子走出木门,没过一会又跑了回来:“你想不想去城里转转?我可以当导游哦!”

  看着少女闪闪发光的双眼,少年下意识点了头,回过神来时已经被她拉着出了门。

  “那啥…我……”

  “我叫莉西斯,你呢?”

  “…………”

  好麻烦…

  “…冥护。”

  但还是回答了。

  少女的双眼就像闪烁着繁星的光芒,单纯无暇的星光——她的眼里有一片天空。

  冥护注视着莉西斯眼瞳深处,片刻后移开视线,任由她带着自己在小巷中穿行奔跑。少女飞扬的白色裙角,在青石砖路上洒下生命的活力。



  脚步声逐渐远去,卫兵们大概是分散去搜索侵入者了。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侵入者此时正躲在距离不过十米的空屋里,在黑暗中潜伏着向外窥视。

  确定了卫兵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秋雪推开柜门,同时有什么东西在她之前滚落出衣柜——那是人的头骨,早已在时间浪潮的冲刷下泛起枯黄。而在那枯黄之中又参杂着黑红色痕迹,斑斑点点,数量虽少却遍布整颗头颅。

   秋雪蹲下来观察头骨上的斑痕,她随手拿起折断的细木棍,轻划那些痕迹——出乎意料的,印有斑痕的位置被轻易地戳穿,半根木棍插在头骨上,样子略有些滑稽。然而秋雪并没有笑,她凝视着破损的头骨,若有所思。

   良久,她起身将柜门完全拉开,漆黑的骨骸静静地躺在衣柜角落,一小部分还因不久前秋雪的动作而碎成粉末。地面上的头颅正对着骨骸的方向,空洞眼眶中似乎蕴含着难以言喻的悲哀。紧扣着的下颌仿佛随时可能张开,诉说它曾经历的一切。

  这是瘟疫。

  这是个瘟疫肆虐过的城。

评论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