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死之国⑦

7.我最初的愿望

  龙启与魔女坐在街边的酒馆里喝着特制饮料——准确的来说只有龙启在一杯接一杯地往肚里灌,魔女则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端坐着一动不动。

  “来一杯?”

  无色透明的饮料被放在魔女面前,然而她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便又转开视线。

  “这个真的很好喝,虽然看起来像是白开水,但喝下去有股玫瑰花的甜味。店老板说这是本店独创的花酒,不过没有酒精的成分就是了。”

  “………”

  “难道是不喜欢玫瑰?没关系!还有其他口味可以选,我看看……”

  雏菊茉莉百合郁金香鸢尾夜来香……少年那带着些许轻挑的嗓音传入耳中,想躲都躲不开,魔女只好耐着性子听他评价那些她不了解也不打算了解的花卉。对于铁血魔女,她所需要了解的仅仅是如何干脆利落地解决敌人,这便已足够。在她看来花的气味相差无几,都是泛着美好与悠闲的清香。

  而魔女的生活中从来都不需要“美好”与“悠闲”。

  “你真的不打算尝尝看?错过就可惜了哦。”

  不知何时龙启凑到了魔女眼前,傲气的亮金与沉稳的纯黑在空中相撞。魔女惊觉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放松警惕还走了神,这让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将视线移开,落在那杯透明的液体上。

  杯中所盛的液体是如此干净剔透,好像雪山之巅凝结的冰雪,将阳光折射出七色光圈,投映在桌面,随水波摇晃而颤动。

  鬼使神差地,魔女端起玻璃杯,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小口。玫瑰花的香甜顿时在口腔中漫开。舌尖滑动着微凉的液体,那触感仿佛一片花瓣飘落入口,柔软而温和。

  习惯于伤痕与战斗的魔女从未有过现下这般悠闲舒适的感受。通常情况下她总是随便找一家餐馆随便吃点能填肚子的东西,然后蜷缩在小旅馆的硬木板床上度过一夜,第二天天未亮就再度启程。像机械一样日复一日过着单调枯燥的生活。

  但自从与龙启相遇,尽管他们只相处了不到三天,铁血魔女就已经感到自己的生活开始被打乱——用和平的方式进入敌方阵营,像观光客似的坐在酒馆里闲聊,还放松了警戒,以前的她绝不会做出这些事。而更可怕的是自己居然任由对方扰乱步调,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

  魔女又抿了一口,玫瑰再次绽放。

  “怎样?我就说很好喝嘛。”

  她没有回答,说话者就当她默认。

  “本来以为是个凶险之地,没想到意外的正常,甚至比外面有的城镇还有秩序。”

  街道干净整洁,民众相处融洽,简直就像是乌托邦一般理想的城镇。

  “不对。”

  龙启诧异地看向魔女——这是她自相遇以来第一次开口回应。

  “哪里不对?”

  “………”

  再次陷入沉默,魔女无声地审视着人群,沉静如水面的黑瞳倒映出繁荣景象。龙启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她的下文。

  “维和感。”

  听罢魔女简短的回答,龙启眯起双眼来回观察,半晌无奈地摊开双手:“抱歉,我什么也没感觉到。”

  “魔女的直觉。”

  “好吧,我都忘了你是个魔女。”龙启笑着伸手去拍魔女的肩膀,结果被她侧身躲开。他倒也不在意,收回手耸耸肩。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这样可爱的魔女小姐一定也有一个动听的名字。魔女小姐,你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龙启好像一点也不在意维和感之类的事,现在反而更关心魔女的名字。他行了一个夸张的鞠躬礼,抬起头笑得十分张扬。

  “…………”

  “……夜露。”

  魔女夜露在心里长长地叹气,悼念自己远去的单调日常。


-----------------------------------------------


  门被推开,常年昏暗的室内洒入阳光,而后又随着门的关闭再度变暗。

  “欢迎光临,请坐吧。”

  情报贩子挂着职业微笑,示意来者在沙发就坐。茶几上也已准备好清茶,似乎早已料到来者的身份。

  “非常感谢。”

  身穿白色和服的少女露出温和微笑,从优雅的动作中可以看出少女良好的素养。

  “那么,您想了解哪方面的情报?”

  少女毫不犹豫地答到:“死之国。”

  “是关于它的现在,”苏柏铭停顿片刻,镜片反光遮掩了其下赤红色双瞳。

  “还是过去?”

  屋内一时间静默下来,少女凝视着漂浮于水面的茶叶,沉默不语。

  不过数秒,她再度开口:“过去。”

  “我想知道,三十年前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脸上仍然维持着笑容,但少女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严肃。

  “嗯~三十年前啊,恐怕费用不低哟。”

  “没关系。”

  苏柏铭轻笑出声——他喜欢这种爽快的顾客。

  “请稍等片刻。”

  少女微微点头,自始至终保持着端庄坐姿。

  苏柏铭突然想起了雾琪,那个总是面无表情、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抱怨工作麻烦的少女——她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评论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