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骑x黑魔】人鱼之歌·后篇

#黑骑x黑魔,简称双黑(

#时隔许久的更新

#前篇→http://fantasythrone.lofter.com/post/25ae7a_b04a693



05.

  黑魔的身体日渐虚弱,从偶尔能出门遛两步,恶化到整日整日的昏睡。起初黑骑还能强行把他摇醒,硬喂些食物下去,到了后来,不论他怎么叫都叫不醒沉睡中的黑魔了。黑骑只能等待,等待着黑魔无止境昏睡中那稀少而宝贵的清醒时间。

  而对于黑魔来说,即便处于睡眠状态,他也丝毫没有“休息中”的感受。梦境一个接着一个,走马灯似的场景围绕着他不停旋转。上一秒正躺在太阳海岸,浪花卷过小孩子们紧握而汗湿了的手心,身下的沙粒被太阳烤得十分温暖;下一秒却置身于库尔扎斯的茫茫雪原,指尖冻得几乎失去知觉,呼出的白雾模糊了前方那个背着大剑的身影……交错的时光迷了黑魔的双眼,让他头晕目眩,而穿插于回忆中的飘渺歌声又好像在牵着他向梦境更深处走去。

   不可以,不能再往前走了。

  他挣扎着后退,那些回忆便又爬了上来,像是缠住溺水者的水草,不让他游回水面。

  美好的回忆融解了,烂泥似的人形攀着他的腿,咕嘟咕嘟地吐出黑色的泡泡。


  他终于从梦中惊醒。


  阳光夺目,刺得黑魔眯起双眼。脑袋昏昏沉沉,一时分不清眼下是现实还是仍在做梦。等到眼睛完全适应亮光,一个影子很快覆了过来。

  “你醒了吗。”

  好了,这是现实,他醒了。

  看着黑骑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黑魔有点心疼又有点好笑,他咧着嘴开玩笑:“好久不见啊。”

  黑骑没理他,想必是并不愿意在这种事上搭腔,刚坐下就又站起来。黑魔知道他打算去做什么,于是抢先一步拽住了他的衣角。

  “我不饿,难得清醒一次,陪我聊聊天吧。”

  话一出口,黑魔就有点后悔——这听起来也太像临终遗言的开场白了。显然黑骑也有同样的想法,因为他重新坐回来时的脸色相当难看。

  “咳,我梦见以前的事了……”

  虽说是聊天,结果更像黑魔单方面的倾诉。他絮絮叨叨地讲了很多,比如在海滩上的奔跑打闹,比如对着流星许愿要成为名震艾欧泽亚的冒险者,比如幼年的黑骑甚至比黑魔还瘦小……断断续续的都是两人的回忆——不,倒不如说回忆里从来都是两个人。

  “对了,我还记得你小时候可是相当爱哭,是那一片出了名的哭包。”黑魔嘻嘻笑着,“看来现在也没什么长进嘛,还是个哭包。”

  他的手指温柔地触碰着黑骑的脸颊,温热的泪水顺着指尖滑进掌心,蓄起一滩小小的泪泊。

  然而这并不是梦境的全部,手心里的眼泪让黑魔无法开口说出梦的结局,有些东西被他埋了在心里。

  比如,将回忆全部吞噬的,摄人心魂的歌声。如同海啸一般,席卷万物。

  差不多到极限了。

  是哭累了睡着了吗?黑骑趴在床边不出声了,黑魔无声地说了句“晚安”。



06.

  是灯塔。

  很高很高的灯塔,抬头望不到顶端。有光透过残破的小窗口,零零碎碎地洒在墙上。隐约还能嗅到海浪的气息,从砖块缝隙间钻进来,略微带着点腥咸的味道。

  阶梯贴着墙壁螺旋延伸,向上淹没在明亮的阳光里,向下被深不可测的黑暗吞噬。他就站在不上不下的中间段,面朝着窗子,也不知道是准备登上塔顶,还是打算下到地面。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大海,除了一阵阵翻涌着的白色浪花,海面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本人也记不清了,脑子里晕乎乎的像喝醉了酒。似乎有些很重要的、必须时刻牢记的东西,但他想不起来,它们从指缝间溜走了,窃笑着,抓也抓不住。

  那么,现在该往上还是往下?

  正当他犹豫不决时,塔顶飘下一阵悠扬的歌声。不由自主地,他抬起了腿,跨上一节台阶。歌声宛如母亲柔软的双手,牵着这个刚学会步行的幼童,一步一步向前走。明明没有强迫性质的力道,却让人无法抗拒。

  脑浆中混入了越来越多的酒精,现实与幻境的分界线被搅成一团。周围的景物像糖画似的融化了,大团大团的色块拥挤着,不断改变着形状。脚下地面的触感一会是浅滩,一会又成了草地,他不知道自己正朝哪走,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所有的思维回路都被那些美妙的音符塞满,再也无暇思考任何事情。

  光芒更盛,几乎要将他燃烧起来,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与大脑共鸣,他就快迷失于其中了。

  忽然,一个小小的,似乎很熟悉的声音,在某个角落爆鸣了一声,好像是在喊着他的名字。

  可那声音实在太过短暂太过弱小,就像扔进海里的石子,只激起朵微不足道的浪花,就被潮水掩去。

  他感到眼眶温热,随即热度溢出眼眶。脸上凉凉的,有水滴滑过脸颊,落进白光里。这是眼泪吗?为什么会有眼泪?

  在他想明白之前,天使唱着圣歌从光芒中降临,洁白的羽翼将他包裹。

  无休止的梦境终于结束了。



07.

  微醺的气氛,让人有些醉酒似的晕眩。

  只片刻,黑骑便从醉以太中清醒过来,出于总被黑魔吐槽的近战直觉,他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跑到房门前,手搭上门把时却犹豫了,黑骑不是很想打开这扇门。

  如果不打开的话,黑魔是不是就会一直一直在屋里沉睡呢?直到他睡醒,饿着肚子,摇摇晃晃地打开门,走出来。然后黑骑就会给他准备好的食物,再然后二人会发现黑魔身上的鳞片都痊愈了,最后他们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

  黑魔会一如既往地躲很远施放法术,一如既往地一见情势不妙就撒腿逃跑,一如既往地在黑骑被为难的时候跳起来挑衅对方,一如既往地……

  黑骑转动门把,木制房门无声地滑开。


  以太结晶,非常多的以太结晶。

  红色和蓝色的以太结晶铺满了整间屋子,就像摩杜纳的银泪湖畔,就像火墙那错综复杂的山谷,结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散发着奇异的美感。

  黑骑的脑袋一片空白,似乎是被这场景震撼到了。他的视线散落在空气里,迷茫地来回扫视,然后在接触到床上身形的瞬间聚焦,瞳孔猛然收缩。

  不再有鳞片了,取代鳞片的是攀附在皮肤上的结晶,红色蓝色,将蜷缩起来的身体紧紧包裹。

  以太浓度有些偏高,房间里的氛围甘醇而黏腻,黑骑却觉得整个人清醒得可怕。他跨过那些结晶,慢慢靠近床边。床上的人静静地闭着双眼,表情祥和得仿佛正在熟睡,然而他寂静的胸膛、冰冷的皮肤和僵硬的身体,无一不传达着一个信息:

  ——这个身体里已经不再有生命的气息。


  遥远的,遥远的,透过被结晶覆盖的琉璃似的玻璃窗,黑骑好像听见,婉转的歌声在天空中飘扬。


END





————————————————————

让塞壬姐姐背锅了_(:зゝ∠)_

我其实是很喜欢塞壬姐姐的,真的

评论(1)
热度(5)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