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伸文]二息步行①

「这是我进化过程中的一页——」

——————————

“人是为了能够相互拥抱才直立行走的。”

文乃没来由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手中原子笔毫无停顿,依旧流畅地书写着。
“……你在说什么傻话。”
如月伸太郎——绝对的科学主义者——对这种说法表示不满。
“人类会直立行走是为了用双手使用工具,而学会使用工具也正是……”
“嗯嗯,不愧是伸太郎啊,了解的东西真多。好羡慕。”
“………”
伸太郎停下滔滔不绝的科普行动,视线聚焦于文乃的侧脸,微微皱眉。
少女的面部表情一如既往的柔和,夕阳将她的轮廓镀上温暖的金色。原子笔投下的阴影延伸着,横跨过摊开的笔记本。
一切都显得如此平常。伸太郎在放学后给文乃补习,文乃安静而专注地听着伸太郎时不时夹杂着嘲讽的讲解。夕阳也如同往常一样不紧不慢地下落,在接近地平线的地方,橙红的阳光变得不那么耀眼,巨大的太阳仿佛伸出手去就能触碰到。
这种想法让伸太郎不自觉地举起手臂,张开五指。文乃的位置恰巧与夕阳重叠,少年伸出去的手将夕阳和少女的身姿包裹在掌中,纤长的指尖和娇小的身形在鲜红如火焰的夕阳中燃烧,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这火焰吞没似的。
“伸太郎?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
伸太郎收回手,懒散地趴在桌面上。他能感觉到文乃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带着想要说些什么的情绪。
可最后她还是移开视线,一个字也没有说。
伸太郎忽视了文乃的视线,他知道如果她不愿意说,怎么问都不会问出结果。
很快,伸太郎的注意力无意识地落在了自己随意搭在课桌边缘的手上。他端详着手心处的掌纹,它们错综复杂,相互交织。皮肤之下的肌肉组织中,蓝紫色的细小血管时隐时现,在指关节的位置格外明显。用力握紧拳头时可以看见微微发白的骨节。
人类能够灵活使用工具的双手,怎么会单纯是为了拥抱而生?人类明明是群居动物,但每个人却活得如此孤独,连相互拥抱都无法驱逐的孤独,那么拥抱还有什么意义?
就连这双手,这双灵巧的手,更多的时候它们难道不是在拿着工具伤害他人?
进化的过程漫长而孤独,人类进化史上沾满干涸的血迹,异类的,同类的。全部,全部都是这双手拿着刀子刺伤他人所留下的。
这样血迹斑驳的双手没有相互拥抱的能力。
——也不需要那种能力。
伸太郎拿起红笔,笔尖从食指指腹上划过,留下深红色的痕迹——看起来就像是伤口。
拇指与食指接触,来回摩擦,红笔的印记很快被擦掉。伸太郎莫名地感到烦躁,不知是为了文乃的那句话而烦躁,还是为了因一句话就开始胡思乱想的自己而烦躁。
又或许两者都有。
“伸太郎,回去了哦。谢谢你每天都陪我到这么晚。”
幸而少女的声音打断了伸太郎乱如麻的思绪。
他抬起头,白皙的手掌在眼前摊开。
“走吧。”
少女的笑脸泛着暖意,伸出的手臂纤细笔直,没有一丝犹豫,似乎在坚信他一定会握住她的手。
“嗯。”
双手交握,伸太郎顺势站起。而后两手分离,掌心残留着对方的温度。
——如果是这双手的话…这双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的手,是不是就能拥抱对方,将其带离那深刻于基因中的孤独?是不是就能握住对方的双手,洗净那沾染于十指上的血迹?
少年的视线扫过少女垂在身侧的手腕,不成型的念头如同烟花般在脑海里绽开,又在转瞬间消逝。
伸太郎大步跨出教室,听到文乃在他身后关上门,然后小跑着追上来。
这只不过是炎热夏季里平凡无异的一天,而这一天,也即将过去了。

评论
热度(1)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