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怪物与人类小姐与名字的物语

  “忘记了。”

  “名字什么的早就忘记了。”

  怪物慢条斯理地拆开零食包装袋,态度十分随意。

  “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吧,为什么会忘记?”

  嘎吱嘎吱嘎吱,怪物咀嚼着薯片,手指上沾满食物碎屑。它并未马上回答少女的问题,而少女也并不着急,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终于,怪物将最后一点残渣倒进嘴中,粘有粉末的手随便往衣服上蹭着。

  “你们人类似乎认为不论什么生物,只要爆头就可以抹杀掉,所以我的大脑经常受伤。比如说枪伤啦,刀伤啦之类的。”

  毫不在意地敲了敲脑袋,怪物的体形与面容一同扭曲起来。骨骼拉长、肤色加深,肌肉断裂又重新连接的声音、关节拆散又再度拼装的声音。不过十几秒,怪物就从十几岁的少年变作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

  “你也知道的吧,我身上受伤处的细胞会迅速更新,特别是脑与心脏这样的关键部位。”

  怪物瞄了一眼少女,后者正平静地看着它。

  “而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的大脑经常受到损伤,有时候甚至严重到毁掉了整个脑。”说到这里怪物忽然笑出了声,“那些家伙还真下的去手啊,明明我的外貌与一般人类毫无差别。”

  “刚开始我是没太在意的啦,不过渐渐地,我发现我总是忘掉一些事情。”

  “如果是一些小事倒无所谓,可是某一天——”

  五指张开,刀刃般锋利的指爪从指尖刺出,怪物的眼底泛起冷意。

  “我发现我想不起我的名字,还有我原来的样貌了。脑细胞的频繁更新让我逐渐丧失过去的记忆。”

  “或许失忆前的我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什么的,但是现在不同了。失去名字、失去样貌、失去能够证明我曾经存在过的记忆的、现在的我,”

  “——感到非常不安。”

  尖利的爪尖对准瞳孔,收拢的手指像是要将眼珠挖出。

  “不安,空洞,恐惧。”

  “我是谁?我来自何处?我为什么能够自由地改变形态?我是人类?还是说……我真的是怪物?”

  “我不知道,我忘记了关于我自己的一切,就像踩在横截面面积仅有一平方厘米,却有将近五十层楼那么高的细长竹竿上那样摇摇欲坠——你能明白那种茫然无助吗?能明白吗?”

  “有时候我会想干脆死掉算了,用自己的手破坏自己的脑子。然而我做不到,我害怕万一没有将自己杀死,反而进一步丢失记忆,到那时的我……我…………!”

  利爪对准心脏刺下——

  柔软的血肉被刺穿,血一滴滴滑落——带着人类的温度。

  怪物瞪大双眼,盯着那只阻拦在它胸口的手。随即利爪消失不见,怪物的爪子变回人类的手掌。

  “你…………”“怪物君,”

  “诶?”

  “在你找回你的名字之前,我会用‘怪物君’称呼你,毕竟随意取的名字有可能影响你记忆的恢复。”

  少女收回鲜血淋漓的左手,拿起绷带地给自己包扎。

  “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要怎么称呼我就随你的便了。”

  “………………”

  “人类小姐。”

  “…………唉,”将绷带胡乱缠绕在一起,被称为“人类小姐”的少女叹了口气。“你还真是随便啊。”

  “彼此彼此啦。话说用不用我帮你?”

  嘴上说着询问的话,怪物却在少女回答之前抢过绷带,自顾自地包扎起来。

  “好痛……你这家伙下手不知道轻重的吗?!”

  “哎呀呀刚才怎么不见你喊痛呢?”

  “那当然是因为…………痛痛痛痛!给我轻点啊笨蛋!”

  “呜哇!我都失忆了你还揍我的脑袋啊,人性呢!”

  “闭嘴!我要让你长点教训!”

  怪物与人类小姐你一拳我一脚的在沙发上拉开了战势,虽然战力不足的人类小姐此时明显处在下风,但这场不会伤亡的战争,将会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评论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