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与巧克力

*去年情人节写的开头,今天才补完_(:зゝ∠)_


  巧克力。

  秦川的课桌抽屉里塞满了女生送的巧克力。


  榛言看看自己刚从背包里拿出来的纸盒,又看看前座的抽屉,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把纸盒放了回去。

  ——本来还以为那种性格的男生是不会有人送他巧克力的,真是意料之外。

  其实榛言原本并没有打算做巧克力,只是一想到那个自大狂很有可能一整天都在她耳边唠叨“凡人是不可能理解本大人的魅力的!”,一边表现出毫不在乎的样子,一边对榛言进行各种暗示——虽说榛言的抗干扰能力已经到达顶峰,但秦川的烦人程度早就超越了这个顶峰。

  不过既然都有人送了巧克力,而且还有不少人送,那么自己的这一份也无所谓了吧。

  拉上背包拉链,榛言站起身。板凳脚与石砖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在空旷的教室里回荡。


  “榛言?你还在啊。”


  不应该出现于此的人出现了。


  「现在 正 要 回去」

  “是么,正好我回来拿忘了的东西,顺便和你一起走好了。”

  「请便」

  秦川的双眼上一如既往地缠绕着绷带,同样,他也一如既往地以惊人的直觉绕过了所有的障碍,径直来到桌前。

  “我找找——呜哇这些是什么东西?!”

  抽屉里满满当当的填充物被秦川不经意之间一碰,全都欢快地滑落下来,噼里啪啦地掉在地上。

  「巧克力」

  “没事送什么巧克力啊?”

  「今天 情人节」

  秦川恍然大悟般击掌,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我说呢,怪不得那群家伙说什么有急事先走,原来是赶着去见妹子,一群见色忘友的家伙!”

  “………………”

  早已习惯于秦川的性格,榛言此时此刻什么也不想说,只是默默地帮他收拾掉落在地的盒子。

  榛言的指尖划过纸盒光滑的表面,在这些盒子中有纯色的包装,有印着可爱花纹的包装,但无论外表如何,无论巧克力做得是否美味,那其中一定装着制作者的心意吧。

  「要 珍惜 啊」

  “啥?”

  秦川不解地抬头,然而榛言仅仅是轻轻摇着头——她知道秦川“看得见”她的动作。

  “说起来,这里面有你的吗?”

  「没有」

  “为什么?你讨厌我吗?”

  像个孩子似的仰起脸,连说话的语气也如同孩子般幼稚。榛言没料到他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她一时间愣住了。

  「并不是」

  “那为什么不送我巧克力?”

  「已经 有人 送 给你 了 吧」

  “啊真是——不是送不送的问题,是谁送的问题啊。”秦川双手叉腰摆出训话的架势,“比起陌生人送的一百个礼物,朋友送的唯一一个不是要更加珍贵吗?”

  “我知道你一定准备了,所以——”理所当然地伸出手:“给我吧!”

  “………………”

  ——榛言拿他没办法,一点办法也没有。

  再次从背包里拿出纸盒,郑重地交到秦川手里。

  「义理 巧克力 以及 节日快乐」

  “哈哈,被跑去陪妹子的损友丢下,快到家了才发现有东西忘在学校,我还真不觉得哪里快乐了。”秦川一边笑一边拆开包装。“不过正因为回了一趟学校才成功得到你的巧克力,总的来说还算是快乐的吧——我开动了!”

  拈起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深褐色的方块在口腔中融化,奇特的味道随着巧克力的融化而迅速弥漫——秦川上扬的嘴角突然僵住了。

  “榛言,”「什么?」“你……”

  “是不是把盐和糖搞混了?”

  「我不会 犯 那种 低级 错误」

  “那这是什么啊?!”

  秦川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将另一块巧克力塞进榛言口中——虽然不知道双眼绑着绷带的秦川是怎么做到的,但榛言已经习惯了。

  巧克力的甜腻和盐的咸味混合搅拌,正常人绝不会做出这种标准的黑暗料理入门级搭配。然而做出这种诡异食物的榛言本人却毫无自觉,吃掉一整块咸味巧克力后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

  「哪里 不对 吗?」

  “哪里都不对!”

  「还 不止 这些」

  “哈啊??!”

  榛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秦川还在震惊发愣的时候,一块巧克力被迅速塞进他的嘴里。

  “卧槽——这什么啊?!辣的??!”

  对于这块辣味巧克力,最贴切的形容就是“如同烟花直接在口腔中炸开”这样的感受吧,毕竟那味道已经超出味觉能够辨识的范围了。

  「还有 胡椒味 酸味 奶油味……」

  “请务必给我奶油味!”

  「自己找 吧 我 也 不清楚 是 哪块」

  “………………”

  “榛言,你这是报复?”

  「并没有」

  少女瞄了一眼盒子,偷拿出一块吃掉。

  ——茶叶的苦味。

  「我 一直 都是 这样的」

  “你的味觉还好吗?”

  「谢谢 关心 很 正常」

  “…………真是搞不懂你。”

  虽然嘟嘟囔囔地抱怨着,但秦川仍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又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运气不太好的他再次因怪异的味道而表情扭曲。

  可即便如此,秦川也没有吐出巧克力,而是拼命咽了下去。

  榛言看着他夸张的表情,心底有点小感动。

  手指无意识地在手机键盘上按出“谢谢”二字,片刻后又慢慢将其删去。

  盒子中的巧克力只剩下两块,榛言挑出一块,放在秦川手里。

  “啊,甜的!”秦川几乎落下感动的泪水。

  最后一块巧克力被榛言拿走,她塞进口中,奶油和巧克力的味道相拥着在舌尖上化开,四处流淌。

  “能把情人节过成愚人节,你真是太有天赋了。”

  「回去了」

  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映得很长很长,榛言仰望天空,橙红的阳光落在虹膜上,身后是秦川喋喋不休的声音。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其实也没那么糟糕。

评论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