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亲爱的光之战士


  在成为英雄之前,在一切发生之前,在他还只是个刚踏上新大陆的冒险者时,在他挥动武器的动作还不那么熟练时。

  他在地形略显复杂的沙之都兜兜转转,在沙漠艳阳的炽烤中汗如雨下;他在海之都的酒馆和曾经是海盗的人们痛饮美酒,在海风吹拂的岸边眺望蔚蓝色的交界线;他在森之都的树荫下躲避绵绵细雨,在树影婆娑的森林中触碰叶片间落下的点点光斑——那时他是多么地热爱这片大陆。

  实际上直到现在他仍然爱着这片大陆,爱着她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粒砂砾每一滴海水每一片绿叶。然而一路走来,这份爱正一点点变得沉重起来,他所背负的、他所被期望背负的、他将要背负的,那些沉重的希望与绝望,让这爱不再那么明朗轻快。它们向下沉淀着,凝结成某种厚重而坚决的东西,结结实实地包裹住他曾经自由奔放的灵魂。

  从有人为他铺开向前的道路,到他不得不自己跌跌撞撞地摸索前进。盟友的牺牲亦或是背叛,都无不在他心上留下一道道细密的伤痕。愤怒与悲伤,不甘与绝望,反复受伤直到结茧,反复疼痛直到麻木。他的灵魂经过千锤百炼而变得坚韧沉着,他的力量经过无数次战斗而变得强大,他们称这样的他为“拯救大陆的英雄”。

  可又有多少人能看见这份坚韧这份强大背后一个个带血的脚印,一步一步,跌倒了再爬起来。他不会也不能倒下,一旦他倒下了,谁来支撑这片摇摇欲坠的天空?

  某次偶然,他途径沙之都的城门,马车遥遥驶来,还未停稳便跳下一名青年,好奇地东张西望,眼里激动的光芒璀璨明艳。他看着他,恍惚之间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曾经的无拘无束。

  同伴疑惑于他的走神,他摇摇头拉上兜帽,示意他们继续前行。

  母水晶呼唤着他,向他请求,白光看似温暖,落在身上却有些冷。在母水晶的幻境中他看见了降落在大地上的陨石雨,黑暗与战火燃烧着他爱的这片大地。他发誓不会再让这种灾难降临,不会再让悲伤绝望的泪水浸染土地。

  他并不后悔,也没有后悔的余地,只能牢牢握紧武器,让自己强大一点,再强大一点。

  他是英雄,是拯救世界的光之战士。

评论

热度(6)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