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沉默少女与盲目少年⑤

推开家门,客厅里谁也不在。

房间里静悄悄的,迎接榛言的唯有挂钟里秒针走动的“咔嗒”声,不急不缓,不紧不慢。

榛言放下书包仰面倒在床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结果最后还是填上了两个人的名字,秦川和周远——那个与秦川争执的男生。以及在周远的强烈要求之下,一直躲在他身后的应援团少女路以西的名字也被填在了副社长一栏之中。

四个社员中两个社长两个副社长,榛言将这份不可思议的申请表交到社团管理处时,管理员那微妙的眼神让她尴尬得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地下去。

再次叹息着,榛言忽然勾起嘴角轻笑了一下,长久以来被阴霾所覆盖的心境莫名其妙地明亮了起来。

——少女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受,就如同深埋于积雪之下的种子,原本像已经死去了一般沉睡着,某一天突然毫无征兆地发芽了,那一点新鲜的绿色点亮了整片苍白的雪地。

榛言闭上双眼,眼前是一片令人心安的黑暗。就在这片黑暗中,少女沉沉睡去。



这是梦。

夕阳填充着整间教室,将墙壁涂上刺目的血红。

这是只梦,因为现在的榛言正站在14岁榛言的身旁。

14岁的榛言拿着小刀,慢慢刮去课桌上改正液的白色痕迹。

这不过是个梦,然而榛言却止不住颤抖——由恐慌而生的颤抖。

梦中的教室里还有一个人,从那纤细的身材来看似乎是个少女,但她的脸却蒙着一层阴影,看不清容貌也看不清表情。少女坐在14岁榛言正前方的课桌上,低垂着头向下俯视。

有什么要发生了——榛言下意识地想要逃走,然而身体像是被冻在了冰块里,无法动弹。

“——————”

有谁正在说话,声音模糊不清。

14岁的榛言停下了手中动作,抬头望着那名少女。

“——————————”

榛言看到14岁的她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迅速在纸上写着些什么,但榛言同样看不清那上面的字。

“————————”


梦境的颜色逐渐变得鲜艳,特别是夕阳那令人心惊的红,像血一般胡乱涂抹着。

“————————————”

停下来——榛言用力捂住双耳,却阻挡不住少女的声音。榛言无法分辨出她的话语,但她隐隐觉得自己很清楚那名少女所说的话。

“————————”

一切都混乱起来,梦的画面如同被打翻的调色盘,对比度过于饱和的色彩四处流窜,将所有事物全部染上冲击着视觉神经而让人几欲呕吐的艳丽颜色。

“——————,你明白了么?”

清晰到异常的女声像是终结梦境的开关,杂乱不堪的画面突然熄灭了,世界回归于黑暗的虚无。

榛言熟悉这种虚无,在这片虚无面前,连自己的亲人都显得无比陌生。

榛言听到尖叫声自四面八方响起,由远及近。

是谁在尖叫?

为什么尖叫?

发生了什么?

不用着急,马上就会知道了。

暗下去的画面重新亮起,在盛夏的灿烂阳光中,在梧桐树郁郁葱葱的枝叶的映照下,在蝉潮水般起伏的鸣叫声里,在从窗口泄露进房间的湿热空气内,美丽的女性展开了惊心动魄的笑容。


——榛言从梦中惊醒,后背是被冷汗湿透的冰凉。

她呆愣着向四周环视了一圈,然后重新倒在床上。

凌晨2点30分,榛言再也无法入睡了,睁着眼睛直到黎明到来。



5.50【间章】

「你为什么不像他们那样做?」

“没兴趣,我的关注点不在那里。”

「接近我的话或许也会被他们敌视」

“是么?无所谓。”

「那个……谢谢你」

“你………算了,要说明的话会很麻烦,随你怎么想。”

「真的很感谢」

“你没有道谢的必要。”

——大概会就此改变吧,少女难得地重新燃起了希望。

评论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