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在世界终结前狂欢吧!·章一·行踪不明 04

“蠢A你这个笨蛋!笨蛋笨蛋!!”

浅粉色兜帽少女顶着一张红透了的脸一路横冲直撞,在围观群众惊异的眼神中,握紧拳头揍向一名兜帽少年。一拳下去还不解气,紧接着又补了几拳。

“噗——死兔子你又发什么疯?等…等等,痛!好痛快给我停手!”

“莱比。”

一直站在暗处的青年出声制止少女的暴行,被称为莱比的粉兜帽少女不屑地闷哼,忿忿收了手。

兜帽少年满脸痛苦地捂着腹部蹲下去,阴影中的青年走出来,安慰似的拍着他的脑袋。

围观群众见状,纷纷自行散去。只有两三个年轻女性回头盯着那名青年——准确的说是盯着青年兜帽上的一对狼耳。

“莱比,不是让你去问路么?”

“沃尔弗你这混蛋还好意思跟我提问路!”本来已经安静下来的莱比再次蹦起,瞪大双眼指向不远处的建筑物。“这不就是那破酒店吗??你们的眼睛都长在脚底板上的啊?!害我像个笨蛋一样跑去问路,可恶!”

“你自己不也没看到……”

“蠢A你说什么?!”

“A,莱比。”

沃尔弗拉住莱比伸向背后的手,冷静地注视着她。莱比挣开他的手又瞪了A一眼,随即戴上兜帽径直走向酒店。兜帽上的兔耳一颤一颤,好像在无声地表达着某人的愤怒。

“起来吧。”

A握住沃尔弗的手顺势站起来,皱着眉叹气:“这家伙还真是一点也不手下留情。”

“任务内容还记得么?”

“嗯,怎么可能忘掉。”

沃尔弗点了点头,转身向酒店走去,A紧随其后。

忽然沃尔弗毫无预警地停下脚步,回头紧盯住某个方向。跟在他身后的A刹车不及,一头撞上他的后背。

“喂喂怎么了?”

A捂着鼻子顺着沃尔弗的视线看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并没有什么异常。

“…………”

“沃尔弗?”

像是终于回过神来,沃尔弗扯了扯帽沿,无表情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没事。”

——————————————

甜品屋里常年飘荡着点心的香甜气息,轻柔而又温暖,静悄悄地将人包裹,让人不由自主放松下来。

影是这家店的常客,虽然她一年四季只点冰淇淋。而今天也不例外,寻人无望的影索性丢下工作,跑到甜品屋来吃冰淇淋。

“小影还真是喜欢冰淇淋呢。”

女店主温柔地微笑,为影端上一份巧克力雪球。

“那是当然啦☆”

将一勺冰淇淋送入口中,影露出满足的表情。

——————————————

在咖啡店里蹭WIFI的九十九无意间翻出了莫江的照片。

“嗯——没有什么明显特征,扔进人堆里估计半秒就看不见了,要找到他还挺麻烦……诶,话说当时我为什么没问些更具体的信息啊?”

“……………”

“啊哈哈,反正阿影会解决啦。”

沉默片刻后,一点也不专业的伪侦探干净利落地把问题全踢给了手下员工。

“等等,”九十九突然站起,她想到了一件最不愿想起的事。“我给过阿影照片吗?”

九十九立刻陷入回忆:委托人进门,阿影在睡觉;委托人把照片交给她,阿影在睡觉;委托人离开,阿影在睡觉;她拍醒阿影,阿影直接走了。

回忆完毕,九十九的脸色很不好。

没错,影是九十九事务所最得力的员工,她上能通天和佛祖耶稣搓麻将,下能入地跟阎王撒旦斗地主。找人这种小事更是不在话下,只要给她一张照片,就算要找的人被关在高塔里有恶龙看守,她也能分分钟找到目标顺便把恶龙烤来吃。

——但关键是她得先有那张照片。

所幸九十九并不是个太较真的人。反正还有三天呢——她想。

于是九十九坐好,继续玩起了手机。

——————————————

路凡站在莫江家门前,拿着钥匙的手在颤抖。

他不敢去想门后的场景,或许他会看到被翻乱的房间,或许他还能在地上看到血迹,或许……自那次事件之后,路凡很难再对“失踪”这个词抱有任何积极的想法。

深吸一口气,路凡甩开脑中可怖的想象,猛地推开大门。

“莫江?你在吗?”

抱着缥缈的希望向屋内呼唤,得到的回应只有一片静默。

路凡失望地走进房间,出乎预料的是,房间里十分整洁干净,一如莫江日常的生活习惯。

整齐的桌面上摆着一封信——放在很显眼的位置,路凡一眼就看见了它。拆开信封,白纸上是路凡再熟悉不过的字迹。

信的大致内容是说莫江因某些急事暂时去了其他城市,半个月之后才会回来。因为事出紧急所以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还请看到这封信的人转告一下其他人。

一旁还放着莫江的手机,似乎是忘带了。路凡按亮屏幕,上百条未接来电,都是路凡打过来的。

再一次翻看一遍信纸,毫无疑问这就是莫江的字迹。然而路凡仍然感到了维和。

后退几步退到门口,路凡一寸寸观察着整间屋子。

不对劲。

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评论

热度(3)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