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王座

Please be quiet.
Someone is sleeping here.

旋转轮舞曲与停滞不前的舞步②

#看不看都无所谓的前篇→

#武僧和螺旋战士T的故事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自那次惨剧一般的低级庄园之后,我对随机排本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以至于一段时间内极度排斥日常低级随机,而升级之路也随之停滞了。

  万幸的是,好友里恰巧有与我等级相近的骑士。在听说了我的悲惨遭遇之后,骑士表示非常同(bao)情(xiao),并决定和我组排升级。

  对此我当然是欣然接受。有了骑士组队,不仅排本速度快了不少,这位稳如泰山的骑士爸爸更是能让我放心打身位。

  在疾风迅雷与不断跳出的暴击伤害之中,那场庄园噩梦,很快就被我遗忘了。


  今天也是一个寻常的练级日,我熟练地组起了骑士。

  现在的等级正好可以排进55级的邪龙王座,有骑士的带领,这次也一如既往的很快进入了副本。

  奶妈是个占星,抽卡的手法相当熟练;另一个DPS是黑魔,搓得一手好火球——看起来队友们都十分靠谱的样子。

  一直到老一门口,一切都十分顺利,而正当我们准备突击BOSS时,骑士不动了。

  几秒钟后,他的头上出现了令人熟悉到惊恐的红色闪电。

  又过了几秒钟,骑士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与此同时,骑士在某企鹅通讯软件上给我发来了悲报——他家突然停电。

  把这个消息告知队友后,我们把骑士踢出副本,打算重新补充。我打开聊天框,思索着是否要从通讯贝里喊一位来救急。

  正当我打字打到一半时,轻锐小队的字样浮现在眼前,一位战士填补了空缺的位置,真是感谢这位排了中途的战爹啊。

  看着小队列表,我,占星,黑魔,战士……不知为何这样的阵容让我心里一阵发怵,似乎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在脑海的某个角落蠢蠢欲动。

  梦魔大姐姐的甜钢,公转的同时又在自转的蛞蝓,永远打不对的身位,每跳回蓝量30的河流神……我打了个寒颤,庄园噩梦狞笑着苏醒了。

  不——我烧壶开水冷静了一下——那个陀螺战士只不过是无数战士中渺小的一个,艾欧泽亚这么大,再次遇到他的几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我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些反应过度了。

  再仔细一看小队列表,这位战爹还是个萌新。萌新好啊,我当然愿意看见萌新,经验加成助我早日满级,何乐而不为呢?

  我在原地搓着斗气,远远看见战爹一溜小跑,占星熟练地给他挂上护盾石肤和单盾,切了战姿就打算开干。

  战爹冲到怪面前抬手就是一飞斧,然后……然后他的脚步没有停下。

  ………………

  不,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他打算一波流,我对一波流毫无怨言;但眼下这个情形却是……他带着这三只可怜兮兮的小怪……螺旋运动了起来。

  我仿佛听见那天的低级庄园恶梦正从脑海的某个角落突然跳出来朝我嘲讽似的大笑着。

  黑魔和占星也是被战士的这一惊人举动给震慑住了,眼看着战士血线下了大半占星才回过神来甩出先天,而那几乎没上涨的血线又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战姿忘了关,手忙脚乱一顿操作才留住了战士的命;黑魔则站在魔纹里愣了许久才憋出一个烈焰,慢悠悠地叠上了三层火状态。

  我看着小怪在眼前旋转,心里百感交集。艾欧泽亚这么大,怎么就又碰上螺旋战士了呢,莫不是这大陆上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建立起了一个旋转拉怪组织?

  抱着姑且试一试的心态,我打开聊天框。

  我:战爹能不能别旋转拉怪啦,我要打身位的_(:зゝ∠)_

  这句话还真是熟悉啊。

  战士停了下来,我好像看到了一点点希望。

  战士:跟上我的节奏

  …………这对话怎么这么熟悉,原来就是你啊低级庄园的螺旋T!

  黑魔:2333333

  哇这个黑魔居然还233,有没有良心的,如果你是武僧你还笑得出来吗!

  占星:这样不好吧,武僧没法打身位了

  看到占星的话,我感动得一把辛酸泪都快掉下来了。

  战爹总算是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好像是在打字——我才不管他在干嘛呢,趁现在安稳打打输出才是最重要的。

  当我专注于↑↓↑↓←←→→ABAB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目标切到了一旁的战士身上,然后我惊恐地发现,不知为何,他当前的目标是我。

  这可把我吓得一激灵,如果我是龙骑的话估计就反手一个后跳了,但我是武僧,只能装作无事发生地将目标切回小怪。

  战士:武僧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我:没有没有

  我不仅没见过你,也不知道什么低级庄园,更没经历过什么正面顺劈和河流神糊脸。

  战士:绝对见过 在那个恶灵古堡里

  厉害了,你怕不是跟克里斯吉尔威斯克打的本。

  黑魔:哈哈哈哈恶灵古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占星:是庄园吧……

  在他们三人争论庄园和古堡的区别、战士埋头打字忘了他的节奏之时,我一声不吭地输出,这波小怪可算是顺利打完了。

  之后的战斗意外的顺利,黑魔和占星(尤其是黑魔)特别能聊,而战士似乎也是个隐藏话唠,一聊起来就无暇带着小怪旋转跳跃闭着眼。我闷声打身位,看着暴击数字一个个跳出来,心里high到飞起。

  终于,在一路欢声笑语中,我们来到了老三邪龙面前。

  开打之前占星简单讲了一下攻略,不过这里的机制大多都是交由奶妈和DPS处理的,T只要站稳了拉怪就行。

  占星:我奶NPC,你们记得打珠子

  最后交代了一句,然后我们就开打了。

  起初我十分怀疑这个战爹能不能站稳不动,开打之后却发现他居然真的老实了一回,想必是邪龙的体积让他也没法称心自如地旋转吧。虽然战士刻在骨子里的多动症让他依旧在一边打一边瞎蹦跶,但至少BOSS的身位没有太大变化,这我已经很满足了。

  打着打着漆黑之珠出现,把我旁边的占星抬了起来,我切过目标就拆起了珠子——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拆珠子的过程中,我注意到BOSS开始转向了。

  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因为邪龙的真红之珠技能会点名扔红珠子;但上一轮真红之珠刚过,按理来说不应该这么快又开始一轮。

  不知为何,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回头,看见战士,正带着邪龙的脑袋,往这边一路狂奔过来。

  不,停下,不用你过来,别过来!

  战士一斧子砸中漆黑之珠,与此同时,老邪龙一口积攒了千年怨气的龙炎就这么喷到了我的头上,烧到只剩血皮的同时还差点把我的头发都烧掉,吓得我赶紧磕了一口内丹才勉强从紧接而至的咆哮中苟活下来。

  珠子还剩一点血,除了继续输出外我别无他法。而当我正想着那个该死的黑魔哪去了的时候,只见一个三位数的医术飘飘悠悠的自头顶浮现。

  ………………

  你有空读医术没空打一下珠子吗!

  ………………

  终于,在我猝死之前,占星被放下来了。

  而战士,他又领着龙头,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原位,留下一个深藏功与名的背影。




TBC

评论(4)

热度(9)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