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伸】We Are Alive 02

*久违的更新了

*大概会陆陆续续地填坑

*别太相信上面那句话

02

  一时间伸太郎陷入迷茫,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下这个正用剪刀抵着他脖子的家伙的那句话到底想表达什么,“你为什么还活着”——伸太郎视线聚焦于对方脖颈上那条鲜明的伤口,非常想把这句话大力甩回他脸上。

  ——带着这种伤口的你,为什么还活着?

  然后伸太郎再次被ENE的大呼小叫拽回现实,他轻微颤抖了一下,意识到眼下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呃……”

  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抚面前情绪极不稳定的潜在杀人凶手,然而一张嘴只能发出单调的音节,伸太郎郁闷地咬住下唇。

 ...

+

【阳炎同人】让我听见你的哭泣 02

2.Who Am I?


  “医生……我是谁?”

  “………………”

  医生把靠椅拖到床边,沉默着坐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喂,医生…………”

  “我等会带你去做个脑部CT,”医生打断他的话,自顾自地在病历上写着什么。“啧,果然大脑也受损了吗。”

  “……果然?”他反应很快,立刻抓住了医生话语中的重点词语。“‘果然’是什么意思?”

  “你被送到这里时身上没有哪一处未受损,老实说,你能活下来都是个奇迹。”...


+

【阳炎同人】让我听见你的哭泣 01


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一切,一切你所得到的,一切你将得到的;

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一切,一切你所爱的,一切爱你的;

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一切,一切令你感到幸福的,一切令你感到悲伤的,

你会怎么做?

你会变成什么?

你还是你吗?

是从开始开始,还是终结于终结?

不过已经没有时间容你思考了,因为一切,正在逐流逝——

1.归于黑暗

他自黑暗中醒来。

与先前所处的黑暗形成鲜明对比,眼前闪烁着刺目的白。

这种纯白几乎填满整个视野,它们甚至穿透视网膜,侵入大脑。

是的,连大脑也是纯洁无暇的空白。

他花费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来找回自己的意识与思绪,他开始思考——这里是哪?

眼球转动,然而视线所及之处只有白色,白色,...

+

【阳炎xFATE】Fate/Stay Summer·第二幕 05

如月伸太郎,18岁,学生。

Konoha,年龄不明,Servant。

此时此刻,二人正面对面端坐着。面部表情纠结的伸太郎与面无表情的英灵形成鲜明对比。

通常情况下伸太郎在不上课的双休日应该吹着空调缩在房间里上网,即便如今多出了一个围观人员,这也丝毫不会对他的日程产生任何影响。

但是现在,停电了。

不仅是电脑,连空调都无法启动,室内残余的冷气很快被夏季高温侵蚀殆尽。可就算身处于近40℃的高温下,托眼前这位英灵的福,伸太郎还是不禁落下一滴冷汗。

他故作镇静地擦了擦汗,站起来准备去倒杯水。意料之中的,Berserker也随之站起身,亦步亦趋地紧跟着走出房间。

“……………”

在心里长长叹气,伸太郎...

+

【阳炎xFATE】Fate/Stay Summer·第二幕 04

庆开播,更新一发

什么你说晚了一天?

细节问题不要在意…

——·——·——·——·——·——

“Master的愿望是什么呢?”
“嗯……我想找到我的哥哥。”

少女坐在公园长椅上,身后隐约站着一个人。即便是在路灯的照耀之下,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就几乎觉察不到那人的身影。

“那Assassin呢?你的愿望是什么?”
“…………”

面对少女在灯光下闪烁着亮光的双眼, 阴影中的人再度扯了扯帽沿,沉默不语。

似乎是注意到那人略为回避的态度,少女很快解释道: “啊,如果不愿意说的话就算了,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别在意。”

“不,并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愿望。”将双手插进...

+

【双伸】We Are Alive 01

——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这是伸太郎一大早醒来的第一个想法。

如月伸太郎,十八岁,宅在家里长达一年多之久,如今正在通往宅龄两年的大路上狂奔。

作为一个死宅,晚上睡觉前祈祷第二天能天降萌妹是每天必做的功课。不过显然上帝老人家年纪大了理解能力有点下降,萌妹倒是送了一个,不过是装在电子邮件里寄过来的。

身高640px,体重2MB的双马尾萌妹Ene,虽然身为一个运作原理不明的程序,但那可爱靓丽的外表也足以让人舔舔屏就能满足。可关键是,Ene同学她特别熊。

现在,熊孩子Ene正在电脑显示屏里上蹿下跳大吵大闹,原因是床上的两人。

——躺着的如月伸太郎,和坐在他身上掐着他脖子的…………好像也是如月...

+

【小短篇】「天使」

Ene在森林深处看见了天使。

纯白的双翼,那是世界上任何一位画家都无法调和出的白色。

Ene躲在树后偷偷观察着天使。即使她只能看到天使的背影,可她仍然为之震撼。

忽然,天使毫无预兆地转过头,眼眸中的鲜红直直撞入Ene眼底。

——那个瞬间所有的景物都失了颜色,大块的红与白恣意涂满视野,书写着难以名状的美丽。

Ene的双眼开始发热,她无法移开视线。天使非人的容貌让Ene一时间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人类语言的贫乏无力。

那是湛蓝天空,是露珠在阳光下闪烁,是人鱼悲恸的泪滴,是清晨鸟儿的婉转啼鸣——那是世界上一切美好事物的集合,跨越视觉感受,将“美好”这个概念直接印刻在灵魂之中...

+

【意识流】今年的夏季,也一如既往

  人一辈子会有多少件追悔莫及的事?

  伸太郎不清楚,他只知道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他无力阻止的事,将让他铭记一生。

  少女坠下高楼的那几秒,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了,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如此缓慢。闷热的空气几乎凝固,鲜红的围巾高高扬起,在他的视网膜上灼烧出如火般的烙印。

  一秒很短,也可以很长;人的思维可以比花蕾绽放的速度更慢,也可以比穿梭于宇宙中的光的速度更快。

  于是就在这短短几秒中,伸太郎高度集中的思绪模糊了时间的界限,突破屏障,像一滴墨水滴入时间长河,在那翻涌的波涛里溶散。...


+

【小短篇】花の狼

 *内容参考《花の狼》这首歌的歌词。

——————————————

  Hibiya是一只狼。

  他有着铁一般的牙齿,锯子一般的爪子,和一身坚硬的皮毛,这样一来任何生物都无法伤害到他。

  Hibiya住在森林深处的岩洞里,每天都会为他的向日葵们浇水。

  等到向日葵成熟,Hibiya就吃掉它们的种子。


  Hibiya是一只狼,一只住在岩洞,喜欢吃向日葵种子的狼。


  有一天,迷路的人类女孩来到了Hibiya的岩洞旁。

   Hibiya害怕地躲了起来...

+

【小短篇】「心」

  Shintaro的心坏掉了,腐烂的味道顺着血液流进鼻子。

  Shintaro举起剪刀,剖开胸腔剪断血管,拿出那颗坏心脏,然后面朝镜子,胡乱缝起伤口。

  虽然缝得很难看,但穿上衣服之后谁也看不见。

  坏心脏放在玻璃罐子里,被塞进冰箱最底层。


  夏天过去,秋天来了。

  秋天过去,冬天来了。


  在下雪的日子里,Shintaro紧挨着壁炉。炉火烧得像夕阳那样旺盛,但Shintaro仍然觉得冷。

  因为他的心脏不在了,缺少动力...

+

【阳炎xFATE】Fate/Stay Summer·第二幕 03

  “伸太郎早上好!”

  “诶,是九之濑啊……早上好。”

  一如既往的,伸太郎像见光死生物一样避开阳光,潜伏在阴影中前行——尽管清晨的阳光并没有那么灼热。

  “伸太郎今天没什么精神呢。”

  “啊…是哦……”

  因为昨夜大脑接收了超负荷的信息量,所以直接导致伸太郎今天从早上开始就处于精神恍惚状态。再加上临出门时为了让Konoha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又费了他不少功夫,精神上的过度劳累让伸太郎想放弃去学校,直接调头回家。

  “等等伸太郎,你...

+

【阳炎xFATE】Fate/Stay Summer·第二幕 02

“…………真…居然是真的…”

伸太郎瘫坐在地上,一脸震惊地看着站在召唤阵中的白发青年。而后者正带着懒散的表情,眼帘微垂,淡粉色的双眸直视着伸太郎。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连声音也是懒洋洋的,让人不禁想到深海里飘飘悠悠的水母。

不过伸太郎此时可没功夫感叹,平日里灵活的思维现在像是打结的线团,将大脑一圈圈缠住,挣也挣不开。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瞪着眼睛,一遍又一遍打量眼前这个从召唤阵里冒出来的青年。

“…Master?什么Master?”

青年蹲下来与伸太郎视线平齐。在把后者盯得浑身发毛转移视线之时,他突然毫无预兆地抓起了伸太郎的右手。

“你干嘛——这…这是什么?!”

原本光洁的手背上不知何...

+

【阳炎×FATE】Fate/Stay Summer·第二幕 01

  “宣告。汝之身体在吾之下,吾之命运在汝剑上。倘若遵从圣杯的归宿,遵从这意志、这道理的话就回应吾吧。在此发誓。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吾乃传达世上一切恶意之人。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从抑止之轮来吧、天秤的守护者啊───! ”

  “………”

  静默。

  房间里一片安静。

  少年念诵咒文的声音似乎还在室内回荡,然而召唤阵却毫无反应。

  “果然不行么……当时我到底为什么会那么狂热地相信这个莫名其妙的传说?”

  “唉,总之先处理...

+

【阳炎×FATE】Fate/Stay Summer·第一幕 03

  枯黄的纸张上,黑色笔迹早已模糊不清,让阅读变得极其困难。遥与伸太郎的脸几乎贴上了书页,却依旧难以认清书上所写的内容。

  经过一番胡乱推测之后,二人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叫做‘圣杯’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实现愿望?”

  遥看着伸太郎,眼里有莫名的期翼。让本想嘲笑这种痴心妄想的伸太郎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啊……大概吧…不过我觉得这书更像是什么神话小说。”

  “但是神话小说不会写得这么像研究报告吧?”

  ——这种不科学的东西哪里像...

+

【阳炎×FATE】Fate/Stay Summer·第一幕 02

  “打扰了——”

  即使家中没有任何人,遥仍然很有礼貌地问候着。

  “………”

  伸太郎甩掉鞋子,直接踩在木地板上,阵阵凉意顺着脚底爬上,却仍未缓解一丝一毫的热度。

  “果汁之类的要吗?”

  “好啊。”

  “我去拿,你在我的房间等着。”

  沉闷的脚步声远去。遥认真地换上拖鞋,再将换下来的运动鞋摆好,这才向楼上走去。

  按下门把手,房门无声地滑开。窗户紧紧关着,残留的冷气在门打开的那一...

+

【阳炎×FATE】Fate/Stay Summer·第一幕 01

  夏季。

  非常非常炎热的夏季。

  比以往任何一个夏季都要炎热,气温据说已经突破了历史记录,继续稳步上涨着。

  在这样的高温下行走,简直就是酷刑。即便时间已经接近黄昏,那略微下降的温度仍在人体承受范围之外,特别是对高温承受力在零以下的某类人群。

  如月伸太郎就是这类人中的一个典型。

  “好想请假…请一整个夏天的假……”

  拖动着如同灌了铅似的双腿,伸太郎努力把身体缩进墙边的阴影里。幸好黄昏时分的夕阳将影子投映的足够长,让他不至于紧...

+

【阳炎×FATE】Fate/Stay Summer·序幕

  空旷的大厅,中央摆放着大理石祭台。

  脚步声响起,声波撞击于四面的墙壁,如水波纹一般来回扩散,回响不止。

  水银表面有微弱亮光流转着,在祭台上静默地等待,像是一条条银色的蛇,匍匐着,蓄势待发。

  脚步声的主人停于祭台前,视线落在水银画成的图案上——在那类似于法阵的圆形图案中心,蛇骨盘成环状,每一个骨节都被细心调整过间距,完好地摆放着。

  ——这不是我所期望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来者缓缓开口念出咒文,声音是清脆的、少女的嗓音:...


+

【段子】[伸文]二息步行①

「这是我进化过程中的一页——」

——————————

“人是为了能够相互拥抱才直立行走的。”

文乃没来由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手中原子笔毫无停顿,依旧流畅地书写着。
“……你在说什么傻话。”
如月伸太郎——绝对的科学主义者——对这种说法表示不满。
“人类会直立行走是为了用双手使用工具,而学会使用工具也正是……”
“嗯嗯,不愧是伸太郎啊,了解的东西真多。好羡慕。”
“………”
伸太郎停下滔滔不绝的科普行动,视线聚焦于文乃的侧脸,微微皱眉。
少女的面部表情一如既往的柔和,夕阳将她的轮廓镀上温暖的金色。原子笔投下的阴影延伸着,横跨过摊开的笔记本。
一切都显得如此平常。伸太郎在放学后给文乃补习,文乃安静而专...

+

【元旦贺文】[Kuroha×Mary]Paranoid

  ——迷茫的孩子阖上眼睑,沉浸于扭曲的黑暗。

-------------------------------------- 

  你所求之物为何?

  家人?朋友?平静的生活?

  不论你所求为何,我都会将其全数夺走。

--------------------------------------

  来吧,看着我,用你那赤红双瞳看着我,聆听我的低语,到我的身边来。现在你已无法求助于任何人,因为你所依赖的人都已经死了。

  能理解吗?死——亡——...


+

【圣诞贺文】[伸文]Merry Christmas

  圣诞节。

  今天街上的人比平时多出一倍,如月伸太郎皱着眉在人群中穿行。

  街道旁的商店无一例外地播放着圣诞歌。简单明快的调子一遍又一遍重复,装饰彩灯伴随着音乐有节奏地闪烁。伸太郎经过一面巨大的橱窗,玻璃橱窗上粘贴的圣诞老人挂画掩盖了他的倒影。

  真麻烦。

  明明不是自己国家的节日,却还要这样大张旗鼓地庆祝,那些家伙恐怕连圣诞节的意义都不知道,只是单纯想找个节日聚众闹一闹吧——伸太郎充满恶意地想,顺势侧身闪过一个迎面撞过来的女生,将其慌乱的道歉声抛在身后。...


+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