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死之国⑥

6.真相在你手边沉睡

“喂——有人吗——?”

  “救——命——啊——”

  “有——人——在——吗——?”

  城墙下,红发少年正朝着城门顶端的守卫站大声呼喊,而另一名少女站在离他三四米远的地方,浑身散发着“我不认识这家伙”的气场。


  “啊啊啊要死掉了啊——”

  龙启仍在锲而不舍地喊叫,铁血魔女则悄悄将手伸向了背后的重型机枪。而就在此时从守卫站里探出一个人,满脸的不耐烦。

  “吵什么呢!”

  “总算来人啦。...

+

『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死之国⑤

5.你是否能看穿那虚假谎言?

起风了。

  城墙上刮起猛烈的风,亡灵法师秋雪的斗篷在风中翻飞。

  墙内是一个国家,不被任何人所了解、不被任何人所承认的国家。

  风吹落秋雪的兜帽,荒漠凌利如刀刃的风夹杂着沙粒划过脸颊,留下隐约疼痛。她重新带上兜帽,将固定的斗篷长带又束紧了几分。

  几十米高的城墙,不慎坠下绝对是百分百死亡。然而亡灵法师抬头望向城中心的城堡,就这样倾斜身躯,从城墙边缘跃下。风在耳边呼啸,秋雪像鹰一般向下俯冲,不过下方并没有猎物,只有坚硬的青石砖地面。她在距离地面五米左...

+

『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死之国④

4.你的双眼所看不见的事物是?

  蓝色长发与风衣下摆被风吹动,在半空中摇摆,十四五岁的少女站立于高台之上,双眼微眯正看向前方荒漠更深更深的地方。

  “那是,死的味道,不应存在之人所建立的不应存在之城。”从她口中吐露出与其年龄不相符的话语,少女直直抬起右臂,指向虚无。

  明明视野所及之处只有一望无际的荒漠和风扬起的尘土,少女却像目睹了世间一切事物一般,眼中包罗万象。而正如少女所说,那荒漠更深更深的地方,死亡弥漫在大地之上,有谁的贪婪欲望夹杂其中。那些死亡以此为食,向越发广阔的地域扩散。

  “算啦,反正...

+

『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死之国③

3.你是否曾注视过亡灵的双眼?

  少年自黑暗中睁开眼睛,印入视野的仍是黑暗。
  四周一片寂静,仿佛连空气也凝结成胶状,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流动。无月之夜,阴云布满天空,浓稠得像黑海的水。
   黑海——少年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唇边勾起一抹满载着怀念的微笑。

  「我很想去看一次黑海。」
  「被称为世界尽头的海啊,会是怎样的景象呢?」

  记忆中被阳光模糊了脸颊轮廓的少女,眼里好像填满期翼,明明最讨厌那样美好的笑容了,可当那笑容出现在少女脸上时,心情总会不由自主地一同变...

+

『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死之国②

2.你是否见过森林的泪滴?


  白塔看着那个穿斗篷的旅者再一次从树下经过。


  双腿摇晃,碎花裙角随之飘动,白塔目送旅者在森林中穿行远去,等待着他再次回到树下。

  第三只麻雀飞来树梢又悄悄飞走,旅者如白塔所料地出现。他似乎并不惊讶,只是在白塔坐着的树下略略停顿了片刻,好像将要抬头向上看,然而终究还是迈着悠闲的步子悠哉悠哉地离开了。

  没劲。白塔撇撇嘴,左手捻着栗色的发梢,高昂起头在森林中扫视了一圈,霎时间鸟儿们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大片的鸟群腾上空中,像腾起了一片云,翅膀拍打的声音扑啦啦响成一...

+

『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死之国①

那座城坐落在荒漠深处,无人知晓其存在,连飞鸟也不愿从城上飞过。
那时死亡之城。

1.你是否见过那人的微笑?

“来杯果汁?”
“谢了。”

长发少女倚着沙发,动作豪迈地灌下大半杯果汁,然后将玻璃杯哐一声砸在茶几上。未喝完的果汁零星洒出了几滴。
“呼——虽然只是果汁,可比起废都那个情报贩子的黑茶来说真是好上几百倍。”少女仰倒在沙发上,黑色长发四散飞落。她的双腿套着黑底红边的长靴,搭在扶手上随意晃动。
“是啊,为什么呢。”
声音从半米远的木桌后传来,大约二十岁上下的青年女性端坐在那,双手交叠放于桌面,姿态优雅,黑框眼镜后赤红的双瞳泛起令人难以琢磨的笑意。
“戒律守备团最近有什么动向?还在致力于追捕‘杀...

+

『吧亲文』在世界的角落无声歌唱·序幕

——某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
人影坐在桌前,蜡烛燃烧放出的火光摇曳而微弱。笔尖在纸上摩擦的沙沙声中,烛芯爆裂的细小响声夹杂其中。

——我梦见黑海的水翻涌成浪潮,直达天际的巨浪在海面上急速移动,那其中所蕴含的力量足以摧毁一切。
烛光将人的影子抛在其身后,像一道狭长的黑色裂隙竖直切开地板,切开地板上散落的纸张。

——与黑海同样漆黑的巨蛇在海底深处扭动着身躯,它咬住自己的尾尖一圈圈旋转,掀起惊涛骇浪。
房间各个角落都堆满了书籍,有的看起来很新,但大部分泛着老旧的枯黄。时间将书页与墨迹沉淀出历史的味道,厚重而又悠长,在整间房屋里游荡。

——人们被浪潮吞没,灵魂自死去的躯体里浮出,随着海水流向那巨蛇,成...

+

某个事件的起源

  “您不打算处理一下World-Recycler中的那个高度不安定因子吗,管理者先生?”


  被点到名字的人正反坐在靠椅上,手里抓着游戏机按得不亦乐乎。

  “怎么处理?我权限再高也无法干涉任何世界里发生的事,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只不过是一个垃圾堆放站点。”

  “就算只是垃圾桶也好歹打上了‘World’前缀,而且W-R原本并不是用作垃圾桶的。”

  “啊,终于承认了。”

  “…………”


  Keeper暂停了...

+

棋盘与无归属之人

(意味不明的段子,大概属于某个长篇?)


   一刀两刀三刀。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给人收拾烂摊子?”

  四刀五刀六刀。

  六人,解决完毕。


  诺恩甩掉刀刃上沾染的血迹,赌气一般用力将长刀插进刀鞘,顺便踢了躺在地上装死的莫里恩一脚。

  “喂,起来,让区区六个杂碎把你揍成这样,没出息。”

  莫里恩闷哼了一声,磨磨蹭蹭爬起来,小声嘟囔:“你以为谁都跟你这怪物一样啊。”


  也不是一次两次被...

+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