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骑x黑魔】人鱼之歌·前篇

#FF14 黑骑x黑魔 双黑组(

#大概写不完了

#居然写完了→http://fantasythrone.lofter.com/post/25ae7a_c15ab39


 

01.

  黑魔展开手臂,那些鳞片状薄膜零星覆盖于皮肤上,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红蓝的碎光。

  “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变成人鱼?”他自言自语着,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甩着尾巴在水里游来游去的景象,不禁笑出声。

  不知是由于某种怪病还是说黑魔确实有人鱼血统,自打他从天狼星灯塔回来之后,身上便逐渐生出了这些奇怪的“鳞片”。

  并不像奥拉族那样质感粗糙的龙鳞似的鳞片,而是更接近于光滑的鱼鳞。如果不特意去撕扯的话,鳞片就像装饰品一样不痛不痒,因此起初黑魔也没太在意,继续着日常生活。

  直到某天黑骑盯着他的脖子,问那是什么的时候,黑魔才意识到这些鳞片正在“生长”,并且已经蔓延了很大一片。

  因为本人也不清楚鳞片的由来,所以面对黑骑的疑问,黑魔只能耸耸肩。相比起他的不在意,不知为何黑骑反而显得很紧张,表情严肃地拽住黑魔,说要带他去一趟格里达尼亚的幻术师行会。

  黑魔有些莫名其妙,鳞片既没影响黑魔法的使用,也没有让他身体不适。它们看上去那么无害,红蓝渐变的颜色甚至还有些漂亮——虽然黑魔总是裹得严严实实的,别人跟本看不见他身上的异状。

  “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沉默了一会后黑骑说,“这些东西好像……在汲取你的以太。”

  显然他本人也不确定这个说法,黑魔难得在黑骑脸上看到犹豫不定的神情。

  “我……可是我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黑魔原地蹦哒几下,以证明身体确实无恙。黑骑看着他,摇摇头什么也没说,执意要去格里达尼亚。

 
 

02.

  然而幻术师行会的会长也没能弄明白黑魔出了什么毛病,几个试探性的治愈魔法笼罩着他,毫无作用。

  “它们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鱼鳞。”会长说。

  黑骑表情僵硬:“人的身上怎么可能长鱼鳞。”

  “说不定我其实是人鱼?”黑魔掩着嘴打了个哈欠,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然后缩着脖子在黑骑和会长的双重视线下乖乖闭嘴。

  讨论到最后还是没能得出有用的结论,顺便还把黑骑“汲取以太”的说法否定了。这些只是鳞片而已——幻术师们总结到。

  回去的路上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僵硬,主要是来自黑骑释放的低气压。黑魔想着法子挑起轻松的话题,却一概被对方无视。

  作为相处甚久的友人,他当然知道黑骑此时在想什么,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黑骑会如此在意那些鳞片——它们又没长在他身上。无声地叹气,黑魔撇撇嘴,现在只有一件事能引起黑骑的注意力。

  “你那个‘吸取以太’的想法是怎么得出来的?明明幻术师会长都说了这玩意无害。”

  正如黑魔预料中的一样,黑骑很快对这个话题做出了反应。

  “直觉。”

  “什么啊,近战的战斗预感?”

  “…………”

  "不知道,就是这么觉得。"

  黑骑的语气有些固执,而在那之下又藏着一层模糊的迟疑。他无法证实自己的说法,却偏执地坚持着——非常具有黑骑一贯的作风,黑魔再次叹气。

  "就算你这么说,现在也没有办法啊。白魔法完全不起作用。"他说,双手交叠于脑后,满不在乎的样子。

  走过一段距离后黑魔才发觉原本在他旁边的黑骑不知何时不见了人影,回头看见他落后几步之外,直挺挺地杵在原地。黑魔抬眼,目光正和黑骑撞上。那个瞬间他的呼吸几乎停滞一瞬,因为他看见黑骑一直以来都晦暗不明的双眼此时此刻却亮起了光,灼灼地注视着这边,仿佛有火苗在那其中跳动似的,而黑魔就被这无形的火苗烫得心头一疼。

  "我会找到方法,"黑骑说,声音不大,隔着两米的空气传到黑魔耳中音量刚刚好。"我会想办法治好你。"

  "…………"

  "所以,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

  "………………"

  为什么这么执着呢,明明"生病"的是我不是你啊。

  为什么会察觉到呢,明明藏得足够好了。

  黑魔两手抓住阔边帽的帽檐往下拉,往下拉,长衣的高领本就遮盖了下半张脸,这下连上半张脸也给掩住了。好像要把整个脑袋都塞进去一样,黑魔使劲拉扯可怜的帽子。

  半晌,从层叠的布料下传出如同蚊子飞舞一般微弱的应答,声音闷闷的,还带着点拖沓的鼻音。

  "……嗯。"黑魔说。

  像是得到了应许,黑骑迈开腿大步向前,在快接近他时又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靠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双臂绕过他的肩膀。黑骑没有很用力,因为黑魔说过他的盔甲总硌得他难受。

  "别哭了。"

  "我没哭。"

  "嗯,没哭。"

  "真没哭。"

  "嗯,真没哭。"

 
 

03.

  既然黑骑已经发现他身体状况不对,黑魔也就懒得继续装下去。一天里几乎有大半时间都没精打采地摊在桌子或者床上,忠实地秉承"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能躺着就绝不坐着"的信念,就差懒到连三餐都要黑骑亲自喂食的地步了。

  不,感觉好像也快了——黑魔咬着勺子,下巴搁在桌上,郁闷地想。

  其实很早之前黑魔就已经感受到身体微妙的不对劲,嗜睡、难以长时间剧烈活动、很容易就会感到疲惫之类的情况日益严重。那时他隐约觉得体质的虚弱和鳞片或许有点联系,但最后也没多在意,一是魔法的威力并没有随着身体状况一同减弱,二是他下意识地不想让黑骑担心。

   不过结果还是被拆穿了啊。黑魔趴在桌上,被睡意所模糊的视野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悄然靠近。

  "要睡觉的话去床上睡。"黑骑轻声说。

  黑魔含含糊糊地应声,趴着没动。

  恍惚中他感到有手臂分别从膝下和背后穿过,一阵轻微的失重感,他被黑骑横抱了起来。不愧是挥舞大剑的黑骑士,要抱动一个法师简直轻而易举。黑魔在黑骑双臂间蜷缩起身体,昏昏欲睡。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虚弱症状的?"被放在床上并盖好毛毯之后,黑魔拽住正欲离开的黑骑的衣袖,强撑着睡意这样问到。

  不过最后他也没能听到回答,因为当黑骑开口时他已经抵御不住潮水般的倦意,沉入深眠。

  黑骑握住仍然挂在袖子上的手,顺势坐在床边。黑魔的骨架小,手腕也细细的,常年掩在法袍下的皮肤有些病态的白。黑骑的指尖顺着这只手的手背一寸寸上移,青黑色血管在骨骼间穿行,隐没于血肉之下。指腹碾过微暖的皮肤,触及那些鳞片,以及鳞片硬质表面上突兀的凉意。

  这些掠夺生命力的鳞片——虽然目前仍没有决定性证据,但黑骑已经这样认定了——它们却是异常的艳丽,像是大片大片的红蓝鲜花盛开在黑魔苍白的皮肤上,洋溢着令人厌恶的旺盛生命力。黑骑阴沉着脸凝视那些鳞片,手上不自觉地用力。直到听见黑魔睡梦中发出的闷哼时他才猛然回神,松开手,被扯下的鳞片带着血迹静静地躺在手心。

  黑骑有些慌,黑魔手臂上缺了一块鳞片的地方渗出了血珠,慢慢连成一道血线,那渗血的月牙形伤口像是张裂开笑着的嘴,嘲笑他的无能为力。

  ——鳞片与黑魔共生,黑骑没有办法消除它们,而强行拔掉鳞片只会让黑魔受伤。

  怎么办呢?除了用绷带绑住出血的伤口,黑骑别无他法。

  怎么办呢。

 
 

04.

  偶尔精神好的时候,黑魔会像往常一样和黑骑去跑任务。平常他喜欢站在远处咏唱魔法,一见形式不对就扔下群体催眠然后拔腿就跑,跑出很远才停下来等一脸无奈赶过来的黑骑。

  再坚持一会能成功了。黑骑总这么说。

  珍惜生命不好吗。黑魔总这么反驳。

  不过自从生病以来,黑魔不再站得老远施法了,而是紧跟在黑骑身后,这让黑骑不得不时时注意魔物的面向,以免这个脆皮法师被攻击扫到。

  "你别离我太近,被误伤就不好了。"黑骑说,按着黑魔的肩膀把他推远了点,然而一松手黑魔就和弹簧似的缩了回来。"我要是撑不住了可以第一时间告诉你嘛。"他揉揉眼睛,倚上黑骑的肩膀,看起来马上就要睡着了。"赶紧的,最后一波,打完收工。"黑魔催促到。

  于是最后一轮战斗开始了,黑骑在挥舞大剑的间隙抽空瞅了一眼黑魔,对方正认真地咏唱核爆,眼里闪着专心致志的光,一点也看不出方才的困倦。

  核爆绚烂的光华在半空中迸裂,魔物们在这焚尽一切的烈焰中灰飞烟灭。黑骑顺手把大剑插在地上,长出一口气。回头却看见黑魔一脸的茫然。

  "怎么了?"

  "总感觉……我的魔法威力是不是微妙的变强了?"

  黑魔这么一说黑骑才察觉到,黑魔法的威力比往常要强上几个档次。虽然并不能亲身感受核爆在身上炸裂,但他差点被这猛烈的气浪掀了个趔趄,以前可没发生过这种情况。

  只片刻的困惑,黑魔很快抛到脑后,三步并作两步扑过来挂在了黑骑身上,一副打死也不愿意再动一步的架势。

  和黑魔不同,黑骑有些在意这件事。视线从上方落进黑魔衣领内,脖颈周围鳞片的数目不知不觉间又增多了。一个不太好的猜想逐渐在黑骑脑海中形成。

  是在逃避着某种事实么?那天之后,无论黑魔精神如何(也几乎没有精神充沛的时候),黑骑不再让他参加任务了。

 
 

TBC

 

评论(4)
热度(18)

© 空想王座 | Powered by LOFTER